[导读]:本文(《郁达夫文学作品的当下意义》)由来自丹阳的网友投稿,并经由本站(飞信文学网)结合主题:阅读文学作品的意义,收集整理了众多资料而成。主要记述了郁达夫,文学,鲁迅的作品,中国文学史,日本作家,炎黄文化,小说,读书,鲁迅,作家,散文等方面的信息。相信从本文您一定可以获得自己所需要的!

富阳文艺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郁峻峰

郁峻峰,男,1971年生,浙江富阳人,无党派人士,大学学历。杭州市富阳区文化部门公务人员,工作之余致力于郁达夫研究,个人出版专著多本,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葛岭,富阳中学教师,热爱阅读与写作。

作品欣赏:

作品欣赏:

郁峻峰:我们今天一起来聊聊郁达夫。我一直认为一个作家,特别是一个载入文学史的作家,他在文学上应该有两个意义。一是文学作品本身的意义,另一个是文学史的意义,后者可能更加重要。很可惜,大学教科书上好像没有这样说过。

葛岭:教科书上是没有说,不过这样的现象其实很普遍,就是说有一些作家或者某些作品,如果从当下的标准去反观和评价的话,可能比较幼稚低级,艺术上显得粗糙不成熟,但是他的文学史的意义很大。

郁峻峰:所以,我们平常说一个作家为什么伟大,是因为作家在文学史上绕不过去。

葛岭:的确,作家在这里成为了一座岛屿。

郁峻峰:这就是说作家对文学的贡献很大。

葛岭: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样的作家具有承前启后、或者说开风气之先的作用。比如说胡适吧,我们今天再去读他的《尝试集》,这个现代文学史上的第一部诗集,其实是很幼稚很low的。比如说他的《蝴蝶》,写他和美国女友韦莲司的苦涩恋情,“两个黄蝴蝶,双双飞上天;不知为什么,一个忽飞还。剩下那一个,孤单怪可怜;也无心上天,天上太孤单”,从艺术上看,既戴着旧体诗的锁链,又没有现代诗的意味,但是在那个时候他就是开了风气。因为这是一个滥觞,新诗的滥觞,从此之后,新诗的大河就开始汩汩滔滔了。包括他的话剧《终身大事》,是中国第一部现代意义上的话剧;小说《一个问题》,开了问题小说的先河。所以不管作品本身的价值如何,在文学史上绝对是意义深远、功不可没。

郁峻峰:确实如此。说起郁达夫,不能不提他的《沉沦》。你刚才谈到胡适的新诗《尝试集》跟他的话剧和小说,从文本角度来看,自然很不成熟,郁达夫的《沉沦》,也是同样的道理。我们回过头来看《沉沦》这本书,包括《银灰色的死》,单看他的文本,你甚至会怀疑这也能称之为小说吗,他不讲章法,没有技巧——郁达夫自己就说,他写此文的时候,没有想过应该怎么写,应该用哪种技巧,应该用什么话语等等。他说,就像一个人冷不防地锤了你一下,你情不自禁的“啊”了一声出来,哪里会担忧这个“啊”声音是高还是低或者声音动不动听。我觉得他说的非常坦白实在。他的情感发自内心,自然而然流诸于笔端。你看他那个小说的结尾, “祖国呀祖国!我的死是你害我的!你快富起来!强起来罢!你还有许多儿女在那里受苦呢!”,现在的学院派称他是爱国,但从小说的艺术性看,这种呐喊是很生硬的。

葛岭:确实如此。现代小说理论提倡节制胜于放纵。郁达夫早期的小说抒情太过直白外露,就好像悬崖上的飞瀑,一泻千里,结构散漫粗糙,他后来自己也意识到这一点,在创作上尝试突破和改变。

郁峻峰:我们甚至认为这个小说的结尾很突兀,前面没有任何伏笔和铺垫,就突然高歌爱国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虽然他的小说文本艺术性不高,但是为什么我们一谈起郁达夫必须要提到《沉沦》?因为《沉沦》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白话小说集。我觉得任何文学史,你拿到了一个第一就奠定了文学史的地位。

葛岭:第一意味着先锋性和实验性、引领和召唤。在人类社会的发展史上,不论是在文学、艺术还是科技领域,第一可能不是最佳的,但必然闪烁着天才的开拓性和创造性的光辉。之前本来是一片空白,因为有了这第一个,后来便呼啦啦有了一大片追随者和承继者,然后空白被着色和丰富,最后呈现出绚丽夺目、异彩纷呈的景象。现代文学史上,鲁迅创作了第一个白话小说《狂人日记》,现实主义的;郁达夫发表了第一个小说集《沉沦》,收了《沉沦》《银灰色的死》《南迁》三篇,充满浪漫抒情色彩,因为都是第一个,所以他们在整个文学史上的作用,就像是在现实和浪漫的高地上分别竖起了两面旗帜,然后很多人就开始进入这个白话小说的创作之门。

郁峻峰:除了文学史意义,这部小说的意义还在于我们看到,郁达夫的《沉沦》反映了当时社会状态下的很多年轻人的心态。

葛岭:所以说,除了是第一部白话文小说集,在整个文学史上它还有另外的作用,郁达夫开创了一个自传体小说的形式,丰富了小说创作的题材,成为浪漫主义小说的重要开拓者。

郁峻峰:当时的评论界,包括周作人等对郁达夫的小说都用“颓废”“感伤”等这样的字眼去评价,到后来则直接拿来评价郁达夫这个人物。

葛岭:是在对“颓废”一词的理解上出现了偏差。

郁峻峰:颓废其实是一种美学流派,它反映到文学作品上来说,便是一种唯美的感伤情调,并不是指这个人意志消沉。我接触到一些史料,1930年,就有评论家称郁达夫为人颓废,我觉得这样的说法未免有些偏见。

葛岭:文和人完全划上等号,以为小说中的“我”就是现实生活中的作者。

郁峻峰:这就有个大问题出现了。一般人一说起郁达夫,特别是受到了以前的一些评论的影响,便觉得这个人是一个颓废文人,你看,颓废文人讲的就是郁达夫。“颓废”变成了一个人的标签,贴在郁达夫身上。

葛岭:我最近读了日本作家写的郁达夫传记,对郁达夫的为人和性情有了更深入细致的认识。书中多处提到日本文友对他的评价,说郁达夫不像个中国人——我的理解是,当时中国人作为弱国子民,大抵有一种或卑怯或愤激的性格,而郁达夫性格温文,态度和善,为人豁达磊落热情真诚,有一种名士气派。

郁峻峰:这本书叫《传记两种》,是小田岳夫和稻叶昭二的作品。

葛岭:也有日本同学的评价。《他的青春和诗》里面有一篇文章,叫《日本留学时期的郁达夫》,写的就是他在东京八高的同届同学对他的印象,用的是诸如“和善”“诚实”“开朗”“豁达”“有语言才能的优秀同学”等等词语,与《沉沦》里刻画出的忧郁、孤独的“自画像”是有差异的。他和日本同学相处得也很融洽;而且因为爱好文学,会很主动去拜访他所崇拜的如佐藤春夫、服部担风等等的作家,人生态度很是积极,在人际交往上并没有让人感觉他性格孤僻和颓废。而且,因为有才华,语言天分尤其高,很受同学的尊敬和老师的赏识。

郁峻峰:所以说,郁达夫对生活是充满热爱的,怎么会颓废?只不过他生活上表现出来的一种名士风度,比如吟风弄月、沉湎酒色、恃才傲物、放浪形骸,但是这不是郁达夫个体表现的,当时一大群文人都有这样一种禀性,可以说是当时一种社会状态,一种知识分子的生活状态。

葛岭:他写个人的苦闷,而这种苦闷是与当时的民族、社会现状联系在一起的,他非常真实地暴露和表现自己的这种苦闷。

郁峻峰:我想起了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同一题材的三个小说,郁达夫的《薄奠》、鲁迅的《一件小事》以及周作人的《三轮车夫》,写的都是三轮车夫。这三位大作家都是文豪,为什么郁达夫的作品会得到那么多读者的共鸣?原因就在于,三人写作的视角不同。鲁迅是仰视的,看到车夫的背影,越来越高大;周作人是俯视的,觉得这孩子真可怜;郁达夫则是平视的,他觉得“我”虽然留过洋,喝了一肚子洋墨水,念书很多,但是“我”在社会上也是弱者,跟你一样在社会底层挣扎。

葛岭:对于劳苦大众和底层人物,郁达夫的态度是充满同情的,不管是《薄奠》中的洋车夫、《春风沉醉的晚上》里的陈二妹,还是《微雪的早晨》中的朱雅儒都是如此。他的小说里写 “我”去逛妓院,但是态度和一般的嫖客不同,“我”不是一种玩弄、猥亵的心态,更没有鄙夷和轻贱,而是对她们怀有 “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同病相怜的感觉,在她们身上感受一种慰藉和同情,双方处于一种平等的地位。

郁峻峰:零余者,作家感觉自己就是一个零余者。“我”虽然满腹经纶,但这个社会不需要我。郁达夫的写作就是这样一种角度、这种心态,我觉得是表达了一种当时社会上很多年轻人的心态,孤独,苦闷,看不到希望,这就是生的苦闷。

葛岭:说起苦闷,我想起这个月在杭州举办过一个以郁达夫为主题的读书沙龙。其中,港闽南大学徐子东笑称自己一点都不后悔喜欢郁达夫。徐就提到郁达夫的苦闷,首先是一种民族的苦闷,然后便是性的苦闷。他联系到当下,指出这种苦闷是具有超越时代的普遍意义的。在当时的社会如此,放在我们今天这个时代,时代、性以及苦闷依然是关键词。

郁峻峰:任何一个时代的年轻人,谁都有这种苦闷,只不过郁达夫非常真实地表达出来了。

葛岭:就像伤口一样,人家唯恐别人看到拼命把它藏起来,而他却要把疮疤揭开,呈现给世人看。

郁峻峰:率真,坦白,真实,郁达夫的性情就是如此。当时他的作品出来,引起很多年轻人的共鸣,到第三印就有四万余册了,这个印量在当时,包括到现在,也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数字。

葛岭:那个时代,当时的文艺青年都以目睹《沉沦》为快,让人不觉联想起当年“凡饮水处皆看柳永”的盛况。郁达夫的声名完全可以和鲁迅比肩。就我对郁达夫的理解,我以为他是开创了现代史上的浪漫主义文学先河。

郁峻峰:应该这么说,郁达夫丰富了浪漫主义创作。

葛岭:他的小说描写性的苦闷、爱与欲的冲突、灵与肉的矛盾,在文学史上题材是有开拓性的。

郁峻峰:说到题材,郁达夫在现代文学作家中第一个写到了同性恋文化的,《她是一个弱女子》讲的就是女性同性恋。

葛岭:有一个小说叫《微雪的早晨》,主人公“我”和朱君就有超出同性友情的关系。可以说,他在这个题材上做了极大丰富和开拓,从文学史意义上来说,也是不能忽视的。

郁峻峰:他的作品对于年轻人的影响力可能就属于文学意义范畴了。但是我心里一直有一个疑惑,我们说一个伟大的作家,他肯定是有传承者的,比如鲁迅啊,沈从文啊都是如此,但是至今未发现郁达夫的传承者。2006年,郁达夫诞辰110周年之际,我们做过一个论坛,当代作家眼中的郁达夫、贾平凹等都来了,包括我后来一些当代作家朋友,都不约而同的说,郁达夫的作品对他们产生过影响,他们的文章也谈到受郁达夫的影响,但没有一个直接的真正的衣钵传人。我想,这或许是因为郁达夫是一个天才型的作家,他的文学天赋,不是每个人可以学的。

葛岭:余秋雨也谈到曾受郁达夫的影响。虽然对后来作家的影响不小,但确实没有一个真正的传承者。究其原因,一方面大概是因为郁达夫是天才型的作家,不可模仿;另一方面应该是他的真。我想一个作家,要去直面自己的内心,直面自我灵魂中的种种丑陋、自私、卑劣,不加掩饰,毫无保留,这是一般人所做不到的,反正我肯定做不到。所以像他这种小说,要有衣钵传人,确实太困难了。看看当代作家,哪个人能够这样去写自己?

郁峻峰:他把自己所有弱点和缺点,全部赤裸裸的袒露出来。

葛岭:真的是毫无遮蔽和隐瞒。一般的人,向世人展示的肯定是他美的那一面,而自然而然地把丑的或者恶的一面隐藏起来。而他偏要反其道而行之,所以说,郁达夫这个人其实是颇有魏晋的名士风度的。

郁峻峰:他的弱点不是他个体存在的,而是一个普遍性的存在,是人性,所以才会得到大家的认同和共鸣,才会在青年读者中拥有那么多的粉丝,包括到现在,郁达夫在文艺青年中还是很受欢迎。其实,你有没有觉得,我们当代的年轻人去读郁达夫的作品,也没有违和感,人物的心理情绪思想都很接近,不过是时代的背景不一样罢了,照样可以引起共鸣。

葛岭:的确能引起共鸣。这一次有些作品我重温了一下,就跟女儿说,郁达夫太出色了,你一定要好好读一下他的作品。

郁峻峰:文学作品,一方面反映了当时社会的真实存在,另一方面反映的是人性的东西。一部作品,历经近百年,到现在还能引起我们读者的共鸣,这个文学作品就是伟大的作品,它经得起历史的验证。

葛岭:能经过时间的检验。郁达夫这样一个大作家,我们确实应该深入文学史这样一个角度去认识。我们整个文学史的叙述,是按现代观念来构建的,以白话作为工具、现代意识作为内容,因为是这样的一个标准,于是就遮蔽了郁达夫旧体诗的文学史意义。

郁峻峰:这个壁垒其实是很多的,我们最早的中国现代文学史,郁达夫没有单独列成一节,只是提到了创造社的小说,创造社的小说里面才提到了郁达夫,而且谈到的只有郁达夫的两部小说,《薄奠》和《春风沉醉的晚上》。

葛岭:因为这两个小说都是写劳动者,写底层民众,表现出阶级性。

郁峻峰:后来的《现代文学三十年》,作为大学的一个现代文学史的通用读本,为郁达夫的小说单独列了章节,但是郁达夫的散文没有单列。现在用的现代文学史的教材,已经把郁达夫的散文也单独列章了。郁达夫的散文也非常了不起。

葛岭:我们的教材里也收了郁达夫的散文,苏教版有《江南的冬景》,人教版有《故都的秋》等。郁达夫的散文游记,有许多是不朽的名篇,除了这两篇,还有《雁荡山的秋叶》《西溪的晴雨》《钓台的春昼》《北平的四季》等,都是上乘的佳作。

郁峻峰:当时我们读书的时候,说起散文,提到的是冰心、朱自清等,不提郁达夫。

葛岭:传统的排序是:鲁郭茅,巴老曹。郁达夫是被忽略的。实际上,当时的文坛郁达夫和鲁迅双峰对峙,比肩而立,包括现在很多人也是这么认为的。

郁峻峰:很多人私下这么认为,文学史却不这么认为,我们中国的教材不这样认为,这是非常悲哀的事情。我一直觉得郁达夫的散文学生是不难理解的,小说对现在的高中生可能有难度,必须要经过社会以后才能理解。

葛岭:尤其是他的游记散文,写中国的山水之美,写文人的雅兴逸趣,如行云流水,妙笔天成,造语清新,富有神韵,是可以超越时代而世代相传的,就像宋代苏东坡的《记承恩寺夜游》《赤壁赋》,明朝张岱的散文《湖心亭看雪》《西湖七月半》,都是如此。我记得当年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说,一代有一代的文学,楚之骚,汉之赋,六代之骈语,唐之诗,宋之词……到了现代史上,是提倡新文化运动,白话渐渐代替了文言,郁达夫一手写新小说,一手写旧体诗,他无疑就是一个承传统而启现代的人物。

郁峻峰:其实说起来,我们现在对文学史的划分也充满了矛盾。有这么一个分法,把当时的解放区文化划入当代,而不是从49年开始的。一个值得重视的现象是,自解放区文学以后,一直到现在,出不了像鲁迅、徐志摩、郁达夫等大家。而此前,那可真是大师云集,群星璀璨。

葛岭:国家不幸诗家幸。虽然当时的中国内忧外患、民生多艰,但文学界却是风云际会、龙腾虎跃,简直是中国的“文艺复兴”。说起那个时代,我就忍不住心潮起伏、激动不已,用孔子的话来说就是: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郁峻峰:我们后来的作家群体就没有那么庞大了。很多人都问为什么,我觉得有一个问题值得我们探讨:作家用什么样的语言进行创作?因为像鲁迅、郁达夫、郭沫若那一代人,他们具有深厚的国学根基,真正是在用汉语创作,用我们的母语在创作,你如果没有深厚的母语功底、古典文化的功底,无法熟练和巧妙运用语言。写作说到底是一门语言的艺术。可是,后来,你也知道,因为各种因素,我们的传统文化出现断层现象。

葛岭:这个我太有感触了。比如我教学生写作,我就告诉他们一定要学古典文学,现代汉语如果不从古典中汲取营养,就会缺乏长足的生命力。中国的白话文毕竟是脱胎于古典的,当代作家如余光中、木心等为什么能冠以“大师”之名,与他们在语言上的杰出的古典素养是分不开的。

郁峻峰:我们真正的审美还是以古典为基础的。你看现在文学史上的那批作家,分为两种,一种是留欧留美的,以胡适、徐志摩为代表;还有一批是留日的,留日的也很多,鲁迅郭沫若郁达夫等都属此类。中国有很多的东西,先进的文化也好,先进的思潮也好,就通过这两个途径进来的,一个是直接从欧美,第二就是间接的从日本。

葛岭:《传记两种》里也提到,当时中国人到日本留学,不是学日本的文化,而是通过日本来吸收西方的文化。

郁峻峰:最近我在编郁达夫的年谱,有很多的感触和体会。你知道郁达夫当年在东京帝大读的是什么教材?原版的文学著作。他念德文,教材就是原版德文。他一方面具有深厚的中国古典文化基础;另一方面,又受到了西方现代文学思潮的熏陶。所以这一对看着矛盾,在他身上一碰撞就立刻闪烁出奇异的光彩。

葛岭:这大概是大师必备的素质。光有国学底子,不曾喝过洋墨水,不行;接受过欧美风雨的洗礼,但缺少古典文化的滋养,也不行。一定得两者兼具,然后,在一个继往开来、承前启后的时代,他们横空出世。可以说,时代造就了英雄,英雄引领了时代。   

郁峻峰:郁达夫的身上还有一对矛盾。你知道,郁达夫的名士气息是很浓厚的,这个可能跟我们的富春江有关。富春江美吧,你看前人的诗歌,“天下佳山水,古今推富春”,“自富阳至桐庐,一百余里,奇山异水,天下独绝”……它的美在什么呢?我觉得就在清、幽和秀三个字,所以它具有一种独特的文化特质,特别适合隐士居住。像东汉的严光啊,元代的黄公望啊,住在富春山中,寄情山水,洗涤心灵,抛开世事,忘忧解愁。这种文化特质显然对郁达夫的性情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葛岭:山水能够怡情养性啊!我记得大学时候读法国文学家和哲学家丹纳的《艺术哲学》,他就讲到了种族、时代和环境对艺术作品的重要影响。我觉得完全可以用这三者来解释郁达夫的文学创作。就拿环境来说,郁达夫出生于书香世家,居住在富春江畔,前者赋予他文人的基因和气质,后者的钟灵毓秀、秀丽清幽进一步养育了他的诗心,造就了他坦荡真率、蔑视绝俗的名士气。这个郭沫若就不同。郭沫若出生在四川乐山的乡下,据说那地方匪徒特别多,父亲又是经商的,所以郭沫若身上就有一种匪气。

郁峻峰:最明显的就是我们当代文学的西北作家群,他们气势磅礴地被历史的巨手推出来,就像黄土高坡一样,广袤苍凉,一望无垠。还有鲁迅,绍兴师爷的刻薄尖酸显然在他文字里打了烙印。我们看郁达夫的作品,就像是富春江的水,清清的,柔柔的,充满哀怨,但是他也有爆发的时候,毕竟,富春江在汛期也会发大水。所以还是那句话,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葛岭:好为自己生活在富春江畔感到自豪。

郁峻峰:所以说郁达夫的第二个矛盾,就是他的名士气息与他自诩为一个五四先锋的矛盾。

葛岭:名士气对郁达夫的影响其实还挺大的。他后来为什么不创作小说而改为写山水游记,写散文什么的,我觉得就在于他保持了自我,不慕名利,不随俗俯仰,不盲从潮流。所以,他最后会和创造社分道扬镳。当时像郭沫若、成仿吾等都去北伐了,去革命了,但郁达夫没有。在这一点上,郁达夫对革命其实比其他几个有更为清醒的认识。

郁峻峰:当然。他是学经济的,政治敏感性很强。

葛岭:他后来去福建任职,其间到日本为政府去商业采购,跟日本友人说,日本的经济也不那么令人满意啊,当时日本友人就觉得,他毕竟是学经济的,对社会的敏感是超过了一般人的。

郁峻峰:你去看郁达夫在新加坡写的一些争论,他的观点很明确,中国必胜,中国不会败的,只要挺住就不会败的。但是我们在郁达夫研究上面,这个一直是个空白,到目前为止还是空白。大多数人是研究他的小说,至于他的散文和旧体诗词,都比较少,而政论基本就是空白。所以这也是我们郁达夫研究会以后一个工作方向,我们要从郁达夫研究的广度和深度上面继续挖掘。说到矛盾,郁达夫的感情生活,也是非常矛盾的。他老是称他的第二任太太王映霞为下堂妾,以妾的身份看王,这完全是一种传统的标准。但是他必须要追求一个新女性,因为他是五四文学的先锋,五四有多少作家都是这样的,他也要这样。但是他心底里其实是忘不了孙荃的,因为两人之间有感情,他们不是纯粹的旧式婚姻,婚前没有见过一次面,到新婚之夜才掀起红盖头的那一类。

葛岭: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郁达夫其实还算是幸运的。你看鲁迅的朱安多么可怜,一生从未与鲁迅同过房,更没有精神交流,完全是旧制度的牺牲品,而郁达夫跟孙荃,是有共同语言的,他们经常用旧体诗鸿雁传书,互通心曲。

郁峻峰:所以我们也挺理解郁达夫的,作为一个五四新文学的干将,他似乎要经历这样的一种婚姻生活。

葛岭:这也是时代的潮流,追求个性解放、恋爱自由。

郁峻峰:所以,这个矛盾也很突出。还是那句话,郁达夫身上有很多这样差距很大的矛盾。

葛岭:反差很大,在他的身上构成了一种特别巨大的张力。

郁峻峰:而且这种张力他又写到自己的作品里面,被大家都认同,所以这种矛盾具有时代性、普遍性。

葛岭:都有,但是没有人像他那么写,作为一个题材去描写,而且是赤裸裸的去呈现。

郁峻峰:其实在郁达夫身上的诸多矛盾,在我们当下这个社会又何尝没有呢?可以说每个人身上都有,比如善与恶,灵与肉,爱与恨,对金钱既轻视又追求。

葛岭:也是普世性的。而且,你注意到没有,其实郁达夫身上还有一个矛盾:日寇侵华,国土沦陷,他对日本自然是仇视和痛恨的;可他又曾负笈东渡,在日本住了八年之久,有那么多的日本友人。

郁峻峰:而且他非常认同日本文化。

葛岭:他在东京帝国大学的时候,也曾经想跟同学们搞文艺团体,后来各种因素流产了。所以,有日本友人曾回忆说,如果当年这个团体成立了,他就可能开始涉足文化的文坛了。

郁峻峰:那个时候,郁达夫在日本的诗坛已经非常有名,旧体诗坛。创作非常早,应该是1917年就开始了,有很多没有发表的小说、以及小说的片断,

葛岭:对,所以他在日本有很多私交很深的文友。但后来民族矛盾激化了以后,他身上便又多了一重矛盾:一方面是个体层面的深厚友情,一方面是民族之间的深刻敌对。不过,他对个体和民族的态度区分得很清楚,体现了一名智者的理性和一名作家的人性本色。

郁峻峰:他的作品中讲到了日本的生活。他说如果你第一次去日本,待了几天,可能会觉得他们的饮食太过简单和清淡,但是时间长了就会很认同这种饮食方式。他是在国内写的这篇文章,当时他生病了有点想喝日本的酱汤。他还写道,在日本的生活方式、包括人的精神面貌都跟国内的不一样,一旦习惯了,你就会觉得他们是非常好的,可见他很认同日本的生活方式、日本的文化,但是又清醒地认识到,日本肯定跟中国必有一战。

葛岭:所以这个冲突在他是很激烈的。

郁峻峰:非常激烈,但是就像你前面所说的,郁达夫的民族立场很坚定,孰是孰非,旗帜鲜明。我也觉得这就是我们中国传统士人追求的品质。为什么我们叫文人为文士呢?你看“名士”、“名士气”、“士大夫”,这个“士”所包含的最主要的精神特质就是爱国爱家。

葛岭:那种忧国忧民、那种士可杀不可辱、那种“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气节和操守。

郁峻峰:名士气节,中国的文士就讲气节。

葛岭:正是这种气节让郁达夫最后为国殉身。

郁峻峰:有人说“崖山以后再无中国”,意思是中国传统的士大夫气节在崖山划上了终点。这个说法当然有点偏激,但是也说明了气节是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一个重要精神特质。我觉得在郁达夫身上体现得很明显,或者说,郁达夫很看重这种气节。

葛岭:这是一脉精神香火。虽然崖山之后,南宋沦陷,异族入侵,汉人地位低下,弥漫于知识分子中间的是沉沦感和危机感,但毕竟这个道统没有完全丧失,你看后来的顾炎武、黄宗羲、王夫子他们,“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所以还是有传承的,郁达夫受中国古典文化的浸淫很深,文化之魂最后就化成了这种气节和操守。

郁峻峰:在现代文坛上,应该说郁达夫是一个特殊的存在。我们读郁达夫的作品也好,研究他的生平经历、创作思想也好,纵观他的一生,发现一个现象,郁达夫的粉丝到现在还有很多,当下的文艺青年中喜欢郁达夫的群体数量不小,如果我们网上去查,有很多关于郁达夫的文章。

葛岭:不仅喜欢,而且像今天许子东说的那样,很多人回头重新审视他的文学地位和成就,给予了极高的一种评价。前面我们也提到,郁达夫在当时的影响力非常大,但是今天我们看文学史的书写,不管是他的文学成就,还是真性情名士气、坚贞气节、爱国精神,都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在这一块上我们其实还是可以好好地做一下。

郁峻峰:我们当下的年轻人、读者,从郁达夫的作品当中,应该汲取些什么东西?其实刚才基本上都聊到了,第一个就是坦率、真实。谁能说自己没有说过谎话,我们常常在不经意当中说违心的话、做违心的事,当然不一定是骗人,有时只是一种自我保护,但郁达夫就不这样,他是一味的真实,非常纯粹,几乎到了赤裸裸的地步。

葛岭:还有就是郁达夫的善良和同情心,你看他和沈从文的故事就成为文坛的佳话。

郁峻峰:非常乐于提携年轻人。

葛岭:当时沈从文那么落魄,他给郁达夫写了一封信。如果当年沈从文去信后郁达夫置之不理,沈从文恐怕命都难保,更不要说在文坛上大放异彩。

郁峻峰:沈从文不是光给郁达夫一个人写信,他给很多当时的作家都写信了,就郁达夫理他了。

葛岭:收到信后有些人还当众拿出来给别人看,当做笑话。

郁峻峰:你看《给一个文学青年的公开状》中,郁达夫给沈从文想办法,谋出路,后来发觉都不行,最好只能建议他去偷,去抢。这个文字,作者的批判意识、人道情怀都在里面了,催人泪下啊。这也是一个经典不朽的著作,但是因为我们有过去那段浩劫,再加上郁达夫不是体制内的作家,所以很多人不重视。郁达夫自己也说,一百年以后你们再看我的作品。

葛岭:作品是超越时代的经典,表现的是真善美的人性。

郁峻峰:另外我觉得郁达夫非常淡泊名利,这个也很值得大家去学习。

葛岭:他一方面对政治对社会具有高度的洞察力、敏感性,另一方面又保持了一种边缘的姿态,这种边缘的姿态其实也维护了他文艺的纯洁性。前面说到,那个时候,郭沫若作为北伐的政治部主任,投身革命中去了,成仿吾也是,郁达夫却回到上海的创作社,编辑刊物。因为他意识到北伐内部的混乱和黑暗,对革命极不乐观,以他的性格,绝不想混充到革命队伍中去,借此博得一官半职,扬名立万。 他是真正的淡泊名利。至于后来的投身抗日运动,做福建省议员什么的,出发点不是升官发财,而是报国救国。除此之外,我觉得对当下的学子、年轻人来说,郁达夫身上还有非常值得学习的品质:勤奋与刻苦。他在自传里写到,小学的时候,因为他年纪小,跟周围人之间感到有隔阂。

郁峻峰:那个时候正好是教制改革,从私塾到学堂。

葛岭:于是他就把时间和精力都用在学习上去了,他读很多的书。13岁时,他高小毕业,由于成绩优异,奖得一套吴梅村诗集,开始刻苦研求韵律。他后来的作品受吴梅村的影响很大,还有清代诗人黄仲则等等。

郁峻峰:他受清诗的影响比较大。

葛岭:读书非常勤奋。他说自己在东京求学期间,四年时间读了1000多本书,每年平均读250本书。这个数字太惊人了,简直匪夷所思。

郁峻峰:他读书的速度很快。他朋友的回忆录里面记录,郁达夫去东京帝大的时候,在图书馆借书,不是一本两本借,而是一排排借。而且,他这人很有意思,钱不多,买书回来看完了,又卖掉再买新书。他对书籍的热爱,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

葛岭:用柳永的诗形容就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郁峻峰:郁达夫的勤奋,可以再举一个例子。他去日本以前,没有接触过日语,但是到了那里只过了大半年,语言关就过了。熟练掌握一门语言只要七八个月,这是什么概念?!

葛岭:他掌握到什么程度呢,能够非常娴熟地使用日文里的谚语、口语、俗语,这种东西一般学外语的人是不会了解的。他跟日本人交流,对方根本不会有违和感,而且他使用的还是东京味的口语。

郁峻峰:东京味的日语是很贵族气的,这不得了。再说他学英语,教会学校、之江大学预科,断断续续只学了半年,后来在家自学,英语就非常流利了。然后到日本,也学了一年多的德语。

葛岭:德语老师本来是一个很难亲近的人,但是对他很赏识。

郁峻峰:这个《两种传记》就有记载。他们下课了以后,郁达夫跟德语老师在谈话,同学们都听傻了。

葛岭:同学们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可见他的德语水平已经把其他人远远甩到后面去了。

郁峻峰:在语言上确实是一个天才,但是光天赋不够,还有异于常人的勤奋。他在新加坡时,一个人要编六份副刊,每天六份副刊,那个工作量、工作强度,对人的能力和才华的要求,都是杠杠的。非常值得我们当下的年轻人去总结、消化与学习。

葛岭:此外,郁达夫的个性,还有一点对我们今天的学生很有启发意义,就是从心而行。可能更多的来自长兄的的意见,为生计考虑,他一开始选择学医,后来是学经济,所以他回国后曾经在北大经济系教过统计学,但是最后他还是跟着心走,从事所热爱的文艺工作,写作,办报,扶植新人,文艺救国。包括他在东京帝大读书的时候,专业学习所花时间不多,更多的精力用在文艺方面。他教统计学,其实年薪不低,但是他就觉得很枯燥啊,特别枯燥,对他的性情是一种极大的压抑和束缚,所以他后来就辞职不干了。那一般的人肯定不会这样的,你说人生当为稻粱谋,大学里安安稳稳地教个书不好吗?但是他还是跟着自己的心走。反观当下,今天我们学生毕业填志愿,大部分人的职业选择不是出于热爱,而是出于有用。

郁峻峰:这是当下年轻人的迷茫。百年过去了,这方面的社会状况还是很像。年轻人缺乏自己的思想,缺乏坚持自我的勇气。

葛岭:很多学生确实很迷茫。比如说填报志愿,学生家长大都会让孩子选择金融、会计或者法律等等时下热门的职业,但是学生不喜欢,他喜欢的可能是文学啊、考古啊或者其它的,但父母觉得这以后“钱”途不大,在这种情况下孩子们最后多半会向家长屈服。

郁峻峰:而且,现在很多孩子选择艺术这条道路,不是因为他有天赋,热爱艺术,而是因为文化课不行,搞艺术好歹能混口饭吃。这肯定是出不了大家的,他不纯粹,不专注,不会把整颗心放到那里面。

葛岭:这个时代整个社会都很浮躁,众声喧哗,功利至上,所以大师就匮乏。

郁峻峰:不管怎样,我们应该感到幸福,家乡出了这样一位伟大的作家。但是有时候我也会扪心自问,是不是我们为郁达夫做得太少,应该再去做些什么。前两天我们学会去了福州,很让人感动。福州人对郁达夫的感情特别深厚,现在那边有三个地方都陈列了郁达夫的东西,其中有一个是郁达夫纪念馆,一栋小洋楼,很漂亮,是由于山风景区的蓬莱阁改建的,馆藏很丰富,很见心思。后来又发现,在旅游区三坊七巷里面,甚至还有郁达夫的蜡像,两个房间,非常好。而最让我们感动的是什么呢?是到福州青年会,也就是郁达夫当年刚到福州的住所,老板也是董事长,他谈起郁达夫来眉飞色舞、滔滔不绝,充满了自豪感,可见郁达夫对福州文化的影响是多么深远。

葛岭:可以想见他脸上的兴奋和心底的热爱,给人以如数家珍的感觉,确实令人感动。

郁峻峰:现在通过郁达夫研究学会,我们也做了很多工作。富阳人都知道郁达夫是个作家,但是要像福州人那样的,说起郁达夫滔滔不绝,恐怕很惭愧。

葛岭:我在达夫文学社招新社员时,会出一些关于郁达夫的题目,比如说你读过郁达夫哪些作品,对郁达夫了解多少,当然有些学生会写得很多,很好,也有一些学生一无所知,那个时候我就感觉很汗颜,很惭愧。

郁峻峰:令人乐观的是,富阳的郁达夫纪念馆快要启动了,原富阳区教育局那地,一直要跟鹳山与江边打通。为了丰富和充实纪念馆的收藏,我们郁达夫研究学会也在近半年时间,着手郁达夫资料的整理收集,这是第一个好消息。第二个好消息是,我们准备搞两年一届的郁达夫研究中心学者论坛,我的想法是我们连续做20年,十届,这样也许会在10年、20年以后,在大学里催生出一批专门研究郁达夫的学者、有分量的学者。下个月初,12月6号就要开筹备会,包括陈子善老师他们都过来。我们的初步打算是以郁达夫研究会为依托,联合一批高校来做这个工作。

葛岭:杭州的风雨茅庐的旧址,是否也做了一些工作?

郁峻峰:风雨茅庐做了一个郁达夫故居,材料也是我们郁达夫研究学会提供的。我们郁达夫研究学会目前缺乏的是理论的深度,在这方面,我们正在加强。

葛岭:期待我们的学会做出更骄人的成绩,也期待着郁达夫能真正走进富阳人的心中。因为郁达夫,相信有越来越多的人会在这片土地上,实现对自我身份的认同感和归属感。

阅读文学作品的意义视频

(1)鉴赏文学作品的形象第一段人教版-学而思-高三语文-文言文阅读[7232]5课时全面突破高中古诗词鉴赏题[张亚南Y-A5讲全]

拓展阅读

文学作品阅读与欣赏,40周年校庆文学作品赏析:http://www.feixin55.cn/zuopin/13.html

如何有效的阅读名著:https://jingyan.baidu.com/article/148a1921f9b6024d71c3b1f2.html

相关问答

问:阅读文学作品的意义主要体现在哪几个方面

答:阅读文学作品没有什么意义.
有的人阅读文学作品是因为兴趣或是习惯,或者愿意思考,这都是个人的事,谈不上多大意义.
当然需要说意义的话,总结为:提升素质、培养情操、提高修养,三点.
但是这都不是意义.它只是你还没有完全看透社会、或者无聊时的一种消遣而已,很多东西,等随着时间的推移,你自然慢慢的就懂了,学的东西会忘记,但是自己悟的,却永远不会.

问:亲近文学,阅读优秀的文学作品,有哪三个方面的重要意义

答:陶冶个人情操,在现在人们不断的追求金钱、物质、地位的社会中,人们也很容易受到生活中的各种诱惑和扰乱,从而给人增添很多的烦恼。阅读优秀的文学作品可以调节人的心灵、 升华心境。提高自身的文学修养,通过阅读优秀的文学作品,我们可以借鉴作者的写作修辞的手法,观察和描写的视角来提升自己的文学水平。同时欣赏一篇优美的文学作品对于爱读书的人也是一种享受。提高我们的审美能力,让我们有涵养、有气质、有深度,是生活不可缺少的营养剂。

问:你认为什么是文学,大量阅读优秀的文学作品,有什么重要意义?

答:①我认为的文学就是能引起读者思考的东西 并不一定就是那些阳春白雪 而是能够让读者读了以后有感想,引起他的思考 ② 那写作品之所以会称得上优秀就在与作品本身一定有它的可取之处 作者本来就是要通过作品阐述一些道理 通过作品我们可以懂得一些道理 在为人处事的时候就会好很多 而且遇到问题也会更会想 活的更快乐 呵呵

问:读优秀的文学作品具有哪些重要的意义

答:主要有:
1、提高文化素养和认知能力。古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2、增强驾驭文字的能力。俗言: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3、陶冶情操。常道:腹有诗书气自华。
4、锻造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嘛。
5、开阔视野,提高眼界。书中自有黄金屋。

问:阅读文学作品对一个人有什么影响

答:文学作品对人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文学是人类感情的最丰富最生动的表达,是人类历史的最形象的诠释。一个民族的文学,是这个民族的历史。一个时代的优秀文学作品,是这个时代的缩影,是这个时代的心声,是这个时代千姿百态的社会风俗画和人文风景线,是这个时代的精神和情感的结晶。优秀的文学作品,传达着人类的憧憬和理想,凝聚着人类美好的感情和灿烂的智慧。阅读优秀的文学作品,对了解历史,了解社会,了解自然,了解人生的意义,是一件大有裨益的事情。文学作品对人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阅读文学作品,是一种文化的积累,一种知识的积累,一种智慧的积累,一种感情的积累。大量地阅读优秀的文学作品,不仅能增长人的知识,也能丰富人的感情。如果对文学一无所知,而想成为一个有文化有修养的现代文明人,那是不可想像的。有人说,一个从不阅读文学作品的人,纵然他有“硕士”“博士”或者更高的学位,他也只能是一个“高智商的野蛮人”。这并不是危言耸听。亲近文学,阅读优秀的文学作品,是一个文明人增长知识、提高修养、丰富情感的极为重要的途径。这已经成为很多人的共识。文学作品所赞颂的亲情母爱,友情友爱,爱情真情确实很感人,读到这些作品,就不断加深了对感情的体会和认识,所以阅读文学作品,是一种感情的积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