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本文(《文学评论一部不可多得的知青作品专著》)由来自连云港的合作伙伴投稿,并经由本站(飞信文学网)结合主题:知青文学代表作品,收集整理了众多资料而成。主要记述了文学,文学评论,艺术,文化,读书,宝应等方面的信息。相信从本文您一定可以获得自己所需要的!

 第266【第164

纪实文学作品集纪实文学作品集《难忘的青春岁月》封面

前驻阿尔巴尼亚

前驻阿尔巴尼亚大使范承祚的亲笔题词

文学评论︱一部不可多得的知青作品专著

作者:何开文

前不久,当我得到这本由张银中先生主编的纪实文学集《难忘的青春岁月》时,我竟浏览了又浏览,翻阅了再翻阅,就像久别的老朋友一样,真是爱不释手,喜爱有加。回顾张银中和全体作者为本书出版付出的太多心血和精力,心中感动之情难以言表。

窗外的一轮红日被丝丝缕缕的晚霞映衬得无比辉煌和成熟。抚摸着《难忘的青春岁月》,我看到了宝应知青一组组群谱,看到了本书作者一篇篇果实,仿佛在走向田野,走向收割的季节。

感动之余,更有较多的感慨,于是就有了如下的文字

感慨之一:

感慨之一:纪实文学作品集《难忘的青春岁月》,是一项载入史册的系统工程,是一部内容翔实的传世专著,是一件精美靓丽的艺术作品

大约是在五六年前参加江苏省文艺家读书班上,江苏省委党校教授、“非诚勿扰”相亲栏目女嘉宾主持人黄菡在主讲《压力管理与心理调适》时,讲了一则哲理性很强的小故事:有一个小孩十分玩皮,整天要爸爸带他去动物园玩。有一天是休假天,爸爸在家里赶写一份文案,为了让儿子安静,他便随手拿了张世界地图撕碎了给儿子说:“你什么时候将这张地图拼接对了就带你去动物园玩。”

不一会儿,小孩就将拼接好了的世界地图交给爸爸。爸爸看到拼接好了的地图觉得不可思议,就问儿子:“这么碎的地图你是怎么拼接好的啊?”儿子说:“我之前在地图背面画一个人头像,人头像很好拼接;人头像拼接好了,世界地图就拼接好了。”

这个故事说明了一个问题:我们做任何事情,人是关键因素。被撕碎了世界地图,拼接是一个系统工程,但人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决定因素,只要在地图的背面画上一个人头像,什么问题都会迎而解。

我与本书主编张银中先生同是安丰的老乡,工作在位时又有多次接触,对他的为人、为事、为文佩服有加。历经一年之多,《难忘的青春岁月》今天终于出版发行,我想这就是人的因素,是主编及其各位作者在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纪实

纪实文学作品集《难忘的青春岁月》是一项载入史册的系统工程

系统工程,是实现系统最优化的科学。建造一座大楼是一个系统工程,研究一项课题是一个系统工程,而编辑出版一本图书也是一个系统工程。

在具体编辑纪实文学作品集《难忘的青春岁月》过程中,据我了解,主编张银中为了编辑本书,先后联系多位相关人员,得到了太多的如书中《后记》中所列的各位支持、支助和关心、关注。特别是原驻阿尔巴尼亚大使范承祚先生为本书的亲笔题词,原宝应县委书记姚佩伦先生为本书的作序推介,还有多位作家为本书的修改校对。

《难忘的青春岁月》出版发行,以其系统工程为标志,将载入我县的知青史册,载入我县的文学史册。

纪实

纪实文学作品集《难忘的青春岁月》是一部内容翔实的传世专著

姚佩伦先生在《难忘的青春岁月》序言中指出:《难忘的青春岁月》“重现了知青们风华岁月的许多难忘瞬间和毫不掩饰的真情回忆,彰显出知青的时代风貌和精神品格,弥足珍贵。由此可见,《难忘的青春岁月》所汇聚的纪实作品,以及众多的知青人物,正是我们今天需要为之弘扬的正能量,也正是我们需要缅怀他们的一部精神食粮

《难忘的青春岁月》》之所以是一部内容翔实的传世专著,实就实在书中的主人翁都是曾在宝应插队、劳动的知青人物,都是我们崇敬的一个个典型。如第一辑“难忘那群人”中的作品:胡晓林的《插队第一天》、刘延龙的《五十一年学雷锋,坚持承诺做好人》、唐玉琳的《我家的常客》等;第二辑“难忘那些事”中的作品:何平的《我挑着担子》、花培元的《山阳吴坝知青二三事》、刁伯辉的《耕读教师》等;第三辑“难忘那段情”中的作品:陈以和的《我与知青有缘》、刘世昌的《插队诗草》、曹步华的《悠悠河水情》等。《难忘的青春岁月》出版发行,将作为“传家宝”传给后人,成为宝应后来人学习、了解知青的专著。

纪实

纪实文学作品集《难忘的青春岁月》是一件精美靓丽的艺术作品

《难忘的青春岁月》精美靓丽在于它的封面装帧精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茅草房、男女知青们在一起学习交流等画面以其主画面向人展示了那年那月的知青岁月特色;洁白加以灰色以其厚重凝重的主色调给人体会到视觉的冲击力;全书淡黄色轻质纸以其主用纸让人感觉到漂亮大方、飘逸大气;专集在每之前,特意加进插有小桥流水的画面,有水乡滩涂的画面,还有芦荡风光的画面,既起到宣传推介荷乡宝应,又较好地增加了全书的美感;书中还专门增加了王学宏撰写的《宝应知青上山下乡概况》、童震声作曲和朱树洲作词的歌曲《知青的名字终身不忘》、张婉珍和郑自薇提供的《南京知青插队宝应县分布图》,70多纪实文学作品互为补充、相得益彰。

《难忘的青春岁月》收录的70多篇作品,以一篇篇精彩的纪实文学篇章生动地展示了宝应知青插队时的精神风貌创业精神。书中每个篇目、每段章节,倾注了作者太多的心血,都是经过作者谋篇布局、精心采写的精品力作。可以说,《难忘的青春岁月》是一件精美靓丽的艺术作品。

感慨之二:

感慨之二:纪实文学作品集《难忘的青春岁月》,达到了文学性与新闻性的统一、理论性与实践性的统一、故事性与可读性的统一

在第十五届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上,在“快问快答“比赛环节,大赛综合素质评委、《百家讲坛》主讲人、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王立群,在解读“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近义词说:“姜太公在钓鱼时用的是直钩,而没有弯钩,也没有鱼饵,且离开水面很高,后来终于‘钓’到了周文王周瑜。这里的钓者不在鱼,而是钓“伯乐”,钓一个敢于重用他的人。”继而谈论一个人成功应具备四个“行”的条件时说:“你自己得行,别人得说你行,说你行的人得行,你得身体力行。”

《难忘的青春岁月》之所以达到了文学性与新闻性、理论性与实践性、故事性与可读性的统一,我想,这就是本书、各位作者们身体力行的结果。

纪实

纪实文学作品集《难忘的青春岁月》,达到了文学性与新闻性的统

纪实文学,属于文学体裁的一种。一篇好的纪实文学作品让人读来回味良久,对人有所启迪,对社会进步有所裨益。

应该说,《难忘的青春岁月》,较好地达到了文学性与新闻性的统一。它所讲述的事件都是那个时代知青生活中发生的每一个事实,因而它具有新闻性的特点;而在每篇的纪实文学中,作者均充分地运用了文学的语言,使纪实文学集内容增色添彩。如王荣华的《蔚蓝的青春——记南京知青袁旺生、郑自薇、孙军》,无论是题记,还是每段的内容,所用语言就是十分精彩的散文句段;王汉金的《把自己融化在第二故乡》中的文学语言描写、华兆昌的《回味那股“热”》的开头的文学味也是十分的浓厚;房殿宏的《足迹》作品,分别以“那一幕记忆犹新”、“那一幕惊心动魄”、“那一幕令人心痛”来架构全文。以此来引出插队知青张素珍,其可读性则不言而喻。

纪实

纪实文学作品集《难忘的青春岁月》达到了理论性与实践性的统一

马克思曾经指出:“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理论来源于实践,在实践中检验和发展,又回到实践、指导实践。

令人欣慰的是,在《难忘的青春岁月》里,作者们较好地兼顾到了理论与实践的统一。在桂国写的《恢复高考后首位江苏状元》一文,对如何“种田”作出了理论上的阐述:“于是,我们三个人在前面拉犁,后面一个人在后面扶着。从这一头,拉到那一头……”王富强写的《刘家潭纪事》》,对刘家潭作了较为详细的介绍:“刘家潭是黄浦青年原种场驻地,是公社沈汉庭书记委托知青办的王荣芝办的一个知青点……”这些文字,既有实践,又有理论,增加了纪实文学的通俗化和文学性、可读性,从而为本书的读者营造了一个通读的欲望和宽松的氛围。

纪实

纪实文学集《难忘的青春岁月》达到了故事性与可读性的统一

当我们读完《难忘的青春岁月》,深深感到作者们在博览了大量有关知青的故事之后,进行了恰到好处地集中与取舍,尽力做到了故事性与可读性的完美统一。

作者运用生动、形象的文学语言,描述了一组宝应知青插队劳动的艺术形象,每篇作品都是由一个或多个故事组成。难能可贵的是,在《难忘的青春岁月》里,有的作品在向人们叙述主人公的同时,还通过另外一个故事来阐明一个道理。如陈云生写的《啊,父老乡亲——宝应回宁知青赈灾捐款纪实》,向读者讲述了1991年宝应百年未遇的特大洪水时,群南京知青向宝应灾区献爱心的感人故事,以此来阐明了本篇纪实文学作品中“这是一种多么崇高的品德啊”的道理。

感慨之三:

感慨之三:纪实文学集《难忘的青春岁月》,体现了文学的价值、实用的价值、收藏的价值

有一天晚上,我在收看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节目时,一位主讲学者对古人陆游《游山西村》中的诗句:“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作出了新解:“只有想不通的人,没有走不通的路。”所谓“条条大道通罗马”的说法,就是这个道理。

一个好的创意,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我想,《难忘的青春岁月》之所以会体现文学、实用和收藏的价值,关健是主编和众多作者创新思路正确,运作的方法得当,因而才会使本书得以出版发行。

纪实

纪实文学集《难忘的青春岁月》体现了文学的价值

一篇好的文学作品,文学的价值还体现在导人向上、引人向善、养成本性的美质。纪实文学形式反映宝应知青,并且由出版社正式出版问世的书籍,且印刷精美、装帧精良,在我们宝应还是第一部,因而它的文学价值尤其重要。细读每一篇纪实文学作品,我发现,文学语言、散文化风格均有所体现,足见本书作者们对文学精髓的理解能力。

纪实

纪实文学集《难忘的青春岁月》体现了实用的价值

《难忘的青春岁月》中辑录的宝应知青作品,每一篇都写得感人至深,每一篇都给人以深刻的启迪。它将荷乡这一特指的地域内涵,作了新时代的诠释。这既是本书编者的良苦用心,也是我们宝应知青群体的真实写照。编辑出版纪实文学集《难忘的青春岁月》,就是要以此更好地宣传我们宝应当时的知青群体,激励更多的人发扬知青精神。它的实用价值随时间的推移,将会越来越明显。

纪实

纪实文学集《难忘的青春岁月》体现了收藏的价值

每当我读完《难忘的青春岁月》每一篇作品之后,就感觉到本书的作者对纪实文学写作的驾驭笔力。应该说《难忘的青春岁月》纪实文学之中的美文。一种淡然的美,犹如一幅幅珍贵的名画,暖色和冷色极协调地柔合在一起;又像是一首首美丽的诗歌,有寓意深广、素雅而又迷人的功效。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纪实文学集《难忘的青春岁月》的出版发行,它将会成为我县成为广大群众干部的案头书,成为档案馆、图书馆、博物馆的资料书,成为民间收藏家的收藏书。

值得一提的是,在《难忘的青春岁月》出版前夕,就有陈以见、杨文华、倪松山或以诗歌,或以读后感言予以祝贺、评论。

我十分欣赏人类

我十分欣赏人类分析心理学创立者、瑞士著名心理学家荣格的一句名言:“人类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要在纯粹自在的黑暗中,点起一盏灯来”因为文学这盏灯就是“诗性”之灯,使人类原本并无目的和意义的生存有了意义和目的,从而对虚无的人类构成了真正的慰藉,正像暗夜行路的孤独旅人从远方的一点灯火中感受到温暖一样。

《难忘的青春岁月》带给人们的一如“诗性”之灯是一种正能量的体现,也是一种温暖的感受。

作者简介:

何开文,笔名可人学人。系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微型小说研究会副会长、江苏省闪小说学会副会长、扬州市书法家协会会员、微信杂志《作家文刊》主编。

1984年以来,出版并在市级以上报刊发表小说、诗歌、散文及学术论文达300余万字。已出版微型荒诞小说集《梦笔生花》、微型小说集《智商测验》、散文集《南京纪事》、文学评论集《评论者述》、诗集《紫藤叶》等17部;主编出版《扬州微型小说22家》、《宝应微型小说25家》等10多部。

微型小说《战士与村姑》《短信事件》等十多篇作品荣获 “黔台杯”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大赛优秀奖、第十届全国微型小说年度奖二等奖等国家、省级奖;2013年被江苏省微型小说研究会授予“江苏省微型小说30强”,并获“2014—2015年微型小说创作双年奖”荣誉称号。

相关问答

问:描写70年代知青生活、爱情的文学作品长遍\短遍小说

答:汪曾祺80年代复出后的短篇,如《受戒》,写淳朴的爱情
梁晓声、韩少功、张承志、史铁生都是写了许多著名的知青文学作品。

问:怎么评价“知青文学”现象

答:“知青文学”现在已经成为一个专门名词,凡描述上山下乡知识青年生活经历的文学作品,诸如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影视剧本等,都归入了知青文学的范畴。
大批知识青年返城,上山下乡运动走到了尽头,知青文学却蓬蓬勃勃的发展起来,并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步入了成熟期。上山下乡知识青年的亲身经历,使他们对社会的理解更加深刻,亦为知青题材的作品提供了取之不尽的养分。

问:梁晓声有那些文学作品以及他的简介?

答:【梁晓声简介】
梁晓声,原名梁绍生。当代著名作家。1949年9月22日出生于哈尔滨市,祖籍山东荣成市泊于镇温泉寨。1968年到1975年曾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师劳动。
现居北京,任教于北京语言大学人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曾任北京电影制片厂编辑、编剧,中国儿童电影制厂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电影审查委员会委员及中国电影进口审查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创作出版过大量有影响的小说、散文、随笔及影视作品。中国现当代以知青文学成名的代表作家之一。
【主要作品】
著有短篇小说集《天若有情》、《白桦树皮灯罩》、《死神》,中篇小说集《人间烟火》,长篇小说《浮城》、《一个红卫兵的自白》、《从复旦到北影》、《雪城》、《生非》等。其短篇小说《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父亲》,及中篇小说《今夜有暴风雪》分获全国优秀小说奖。
参考资料:http://baike.baidu.com/link?url=pxBBRHR8Uta2uiWLLxCsJtg9KJuBG96GFfREfqr_K10LIzxNYDS3RT9VK26q1ScUF9NLGWTESSn4gj2Dy5ggya#2

问:知青小说的代表作家

答:梁晓声创作多以知青题材为主,有人称为“北大荒小说”,多描写北大荒的知青生活,真实、动人的展示了他们的痛苦与快乐、求索与理想,深情的礼赞了他们在逆境中表现出来的美好心灵与情操,为一代知识青年树立起英勇悲壮的纪念碑。代表作有《那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今夜有暴风雪》、《雪城》、《年轮》等,长篇小说《雪城》最为出色;后期作品开始探讨现实与人性,长篇《浮城》以社会幻想的形式展现了作者对人类末世预测,十分深刻。其作大多被香港、台湾出版,并译为英、日、法、俄等国文字。他的名字被收入到英、美、澳三国“世界名人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