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本文(《“新时代现实主义文学传统的继承与发扬”座谈会发言选(上)》)由来自德兴的网友投稿,并经由本站(飞信文学网)结合主题:现实主义文学,收集整理了众多资料而成。主要记述了文学,艺术,小说,文化,鲁迅文学院,作家等方面的信息。相信从本文您一定可以获得自己所需要的!

           2018年第23期  · 总第131期 ·

编者按

编者按

  6月15日上午,“新时代现实主义文学传统的继承与发扬”座谈会在太原召开。本次座谈会由鲁迅文学院、山西省作家协会主办,山西文学院承办。鲁迅文学院副院长王璇,山西省作协党组书记、主席杜学文,山西省作协党组副书记罗向东,山西省作协副主席赵瑜、李骏虎,山西文学院院长张卫平,以及段崇轩、傅书华、王春林、黄风、李蔚超、张俊平、孔令剑、鲁迅文学院第34届高研班全体学员,山西部分作家、评论家等70余人出席了本次座谈会。

  本次座谈会是鲁迅文学院第34届高研班在山西进行社会实践的一项重要活动。大家围绕如何落实十九大会议精神、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思想、推进现实主义文学创作进行了深入研讨。赵瑜、李骏虎、段崇轩、傅书华、王春林、黄风以及鲁院学员代表徐衎、张晓光、祁媛、惠潮、高上兴等结合自己的创作、阅读经验与大家分享了他们的文学思考和创作理念。

“先锋”的“现实主义”

徐衎

徐衎

徐衎

  徐衎,1989年7月生人,南开大学2011级中国现当代文学硕士,中国作协会员,2016年浙江省“新荷十家”,2018年获第五届“人民文学•紫金之星”短篇小说佳作奖。鲁迅文学院第三十四届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曾获第十一届、第十二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中短篇小说见《收获》《人民文学》《上海文学》《江南》《西湖》《长江文艺》《青年文学》《小说选刊》《中华文学选刊》《作品》等。

  当我谈现实主义的时候我在谈什么,这是一个问题,后来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参照来支撑我的发言。

  在我开始尝试着小说创作的2007年,中国当代文学范畴的“先锋文学”作为一场运动早已经结束了许多年,从文学史的演进意义上说,“先锋文学”已然成为一桩文学遗产、某种传统,因此对于没有亲历这场运动的我来说,其中的挣扎与反抗自然是不切肤的,甚至是需要后天研究学习才能窥之一二的,也因此,我很自然地就接受了这份文学遗产的馈赠,具体到小说创作,我认可小说就是小的,最重要的是你在表达和思想上的个人性,小说的语言应该是更为精美有效的汉语;小说可以是隐秘的欲望叙事,可以时空变形扭曲,可以跳出严苛的现实逻辑展现另外一种可能;小说不等于故事,读小说除了享受其中的故事、叙事技巧和小说逻辑,更是一个发现之旅;小说是一种复杂的、自由的东西,对社会流俗、规则有一种起码的反叛、怀疑……以上种种似乎是某种先天性的常识,是走上文学道路之初就知道的东西,我觉得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幸运。

  无可否认,从文学史的角度,中国先锋文学就文学形式而言,其对立面就是庸俗的社会学或者传统的现实主义,但更为深刻的,它表征了整个二十世纪后世界精神史上人们思考问题看待世界的方式发生的深刻变化,而这个变化被中国近现代以来的现实主义潮流所遮蔽了。

  阅读之初,我的兴趣在于余华、苏童、杜拉斯、卡夫卡、米兰昆德拉等等,我惊叹于《在细雨中呼喊》的酷炫结构,兴奋于《生命不能承受之轻》《不朽》中的思辨议论所迸发出的智慧火光和独立精神。

  可以说,是先锋文学,包括现代主义文学,成了我文学出发的起点,也是它们激活了我有限的经验和想象,让我得以安置那些未必有多么独到的童年、少年经验,自以为是地通过语言等技巧层面的搬弄,为这些未必独到的经验制造出一点刻意也可疑的“独到之处”,结果往往是形式大于内容,即便如此,你看,我是多么尊奉文学是个人化的表达之类的“常识”啊。

  在经验匮乏的苍白年纪,我居然也写了不少小说,现在回头反省,那些文字中深埋着许许多多实实在在的空白,尽管技巧起到了一定的掩饰作用,尽管甚至有可能被理解阐释为是某种“可贵的留白”,但我心知肚明它们是贫瘠的,因为白的后面和周围都没有坚实的可还原的填充物来支撑这样的“白”。

  回到个人的阅读史,我其实是很晚才阅读《包法利夫人》这样的作品的。那种比缓慢更缓慢的推进节奏,那种比繁复更繁复的描写,那种在闪闪发光的细节上的停顿,都让我获得了某种新奇的体验,就像中文系学习过程中,在符合自己趣味的鲁迅、张爱玲、沈从文、萧红等的阅读之外,忽然读到了赵树理,我至今还记得“小腿疼”带给我的“会心一笑”,这也是在“揭出病苦引起疗救的注意”“苍凉的手势”“希腊小庙的湘西”“酷寒与饥饿”之外的新体验。

  限于时代、个人种种因素,我的文学接受史出现了某种错位倒置,就我个人言,文学的发生似乎是先“20世纪”再“19世纪”,等我再去接受福楼拜、莫泊桑、托尔斯泰的时候,我会觉得它们有一种老实的笨重,诚恳的扎实,是一种个人意义上,后于“先锋文学”的“先锋”——

  “灵柩的布从胸部到膝盖凹陷下去,在脚趾那儿再隆起;在夏尔眼里,仿佛有个庞然大物,极其沉重地压在她身上,那就是死亡……”这是我对《包法利夫人》中印象最深的几处描写之一。它不时地提醒我,不是每次都非走捷径不可的,在细致沉稳的观察当中变得耐心和笨拙,恢复对世界的惊奇与笨手笨脚,重新打量那些忽略而过的事物以及附着其上的名词,同样很有必要。

  我是通过阅读和写作弄明白许多事情的,我只能写我自己知道的东西,而且很多时候往往是写出来后,才知道我自己知道什么。小说阅读和写作让我变得更完整,不论是读或写,我就像生了锈的星星和泉水,又被重新擦亮了。随着经历越来越丰富,真正获得了恐惧、虚无、失败感等等,那个形式,那些叙事圈套,也才有了真正的填充物,这个过程,就是做加法的过程,这个加法具有社会学的意义,诗学和社会学才会达到某种平衡。在这个加法的基础上再做减法才能称为真正的“留白”。

  所以,现代主义、先锋文学、现实主义绝不是非此即彼水火不容的,从技术层面来看,当下现实主义作家,无论是手法上、语言上、叙述腔调上,都已经不再是三十年前的现实主义文学了,因为我们都无法做到与“先锋文学”这么一个语境完全脱离关系,过去这三十年来,先锋无论在技术层面还是历史认识层面,都给我们留下了许多宝贵的经验,现实主义也因此焕发新的生机,不断地兜住吸取了一些“先锋”并持续让“先锋”继续“先锋”。

新时代现实主义文学传统的继承和发扬

张晓光

张晓光

张晓光

  张晓光,供职于哈尔滨平房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共党员,民盟盟员。哈尔滨市作协文创所签约作家。鲁迅文学院第三十四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已出版长篇小说《墟上春绿否》《瑞雪丰年》等。

  现实主义作为一个从十八世纪延续至今的术语,它在文学上代表着人对客观事物的忠诚表述,即去除谎言以达到纯净。并且在使用虚构手法时,客观也不能遭到损害。因此现实主义是最能表达出社会当下状态的文学表达形式。

  而在传统的现实主义中,无论是《人间喜剧》《红与黑》还是《项链》它们都采用了半架空的方式对它们所处的社会黑暗进行揭露与批判;并且这种半架空的模式和揭露批判社会黑暗的写法是不大会过时的,所以我们在继承现实主义传统时应当对这种描述方式进行继承与发扬。

  因为我们背靠着人类最悠久的文化历史,所以在面对现实主义特点之一“细节的真实性”时就有着极大的先天优势。如北宋开国功臣赵普所言:“半步论语治天下。”那么一本中国史便包含了几乎全部的真实细节,因此我们若对典故如数家珍,便能更好的理解和运用现实主义。

  早在19世纪初叶,德国的古典哲学家黑格尔所提出的辩证法,对于我们去思考和研究现实主义的另外一特点“形象的经典性”提出了较好的解决思路和解决方法。并且不管是对于人物特点的抽象、提炼上,还是对事物保持独立的客观、冷静态度上,都可以用辩证法进行思考。如法国文史学家爱弥尔·法盖解释所说:“现实主义是明确地冷静地观察人间的事件,再明确地冷静地将它描写出来的艺术主张。”一般,现实主义必须牢固靠着事物的客观性而存在,必须如实的再现典型环境中典型人物的具体神态、动作、语言等方面。

  因为现实主义文学的创作具有明确的社会目的以及思想教育作用,所以我们不能仅仅关注张三李四这样同质化的没有太大批判价值的生活实录,而是要把目光投注在人民真正的冷暖和幸福、喜怒与哀乐上。我们应该走出方寸天地,阅尽大千世界,让自己的心永远随着人民的心而跳动。讴歌奋斗人生,刻画最美人物。

  同时我们也应关注到世界上最尖锐的矛盾,如各国的利益纠纷、领土纠纷等。当今的世界,无论是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还是欧洲一体化的日益加快,此类种种在往昔的世界上都是不曾有过的,这就对现实主义提出了新的要求,即揭露一些前所未有的社会现实与社会黑暗。而不论从美国种族歧视的表面消除,还是到日本的安倍经济学,都代表着世界有着不停的变动,那么现实主义就必须随之发展,以期跟上世界变动的步伐。

  世界在变化,现实主义也要随之而改变。如尚未出现无产阶级之前,社会的黑暗比起没有时变多了。我们能因为社会黑暗的变多,而去否认社会的客观发展吗?答案当然是不。那么我们就要丢弃现实主义吗?答案当然也是不。所以在现实主义的继承中,继承的是它的特点,而不是它的固有形式。从而在世界发生巨大的变动时,因为现实主义的基石不变,所以现实主义便会在原有基础上生根发芽,长出新的嫩枝,得到继承与发扬。

文学的异质

祁媛

祁媛

祁媛

  祁媛,1986年生人。2014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同年开始小说创作。小说散见于《收获》《人民文学》《当代》《十月》等刊物,先后获第三届“紫金.人民文学之星”短篇小说奖, 第四届郁达夫中篇小说提名奖 ,2016年十月短篇小说奖,第15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最具潜力新人奖”提名,“第二届茅盾文学新人奖”等奖项。

  我曾经写过一篇创作谈,里面写道,我的身边都是默索尔,是对卡缪的《异乡人》的读后感,那里面的主人翁默索尔,我一点也不觉得他陌生,这个书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写的,那本书对当时的法国是不是陌生,我不知道,但对于今天的我来说,我觉得他不是一个陌生人,这样的人很多,尤其是现在很多。可是为什么这本书引起了当时很多人注意呢,我想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原因我想还是文学的语言,还有他这样一个人物的陌生感在当时是很新鲜的,我觉得这个陌生就是文学异质的真正核心。文学性就是要提供这样一个陌生的人物,陌生的感觉,或者是陌生的审美,就是以前没出现过的。我想文学的异质呢,就是能够创作出陌生美学的艺术家和作家,他也是不能解释这些的。我们只能就作品谈作品。

     为什么提出这个异质呢,我联想到美术史,从美术史来讲,它之所以能形成一个个流派,一个个历史,之所以能留存下来,它肯定是跟上一个流派不同,跟以前不同,也就是当时来讲,它一定是有异质的东西存在,一定要跟前面不同,它才有资格留下来,然后,以次类推,也就是一个一个留下来,形成了艺术史或文学史。有些人说这是西方艺术史的办法,也跟西方的哲学观念,否定之否定观念吻合。从某方面讲,这是没有创造性的一个借口,但又不愿意被历史遗忘,就说,你们不能光看否定之否定,要继承要传承,如果一味继承传统的话,那为什么要留你呢,你学的东西才有可能留下来,你是学习的为什么要留你呢,必须跟传统不一样,继续传统最好的办法就是打破传统。

     我们再回头谈一谈加缪的《异乡人》,这个男主人公默索尔去参加母亲的葬礼,显得心不在焉,毫不悲痛,甚至是冷漠无聊的,也就是常说的"无感",我认为这篇小说是在观念上向传统观念挑战,就是一个儿子怎么可以对母亲这么无情,但是我相信,在现实生活里这样的人一直都在,哪怕是十八世纪,或是更早以前,我不怀疑这一点,只是以前的文学作品里,艺术家自己也有一个所谓的道德标准,他觉得文学里不应该表现这种人这种事,不代表这种人以前不存在,所以我不觉得默索尔是当代人,我觉得他是有人以来就有的人,只不过每个时代的道德偏向性,价值的取向性使作者进行选择,筛选。他们认为这种人物是不应该作为小说人物去写的,这种人写出来是会有坏影响的,所以都纷纷不选择默索尔,默索尔是自古就有的,应该说是一个永恒性的形象,他只不过在卡缪之前被冷落被埋没了而已,但不表示他不存在,卡缪在五十年代以他艺术家的敏感,选择了默索尔,塑造了一个跟以前小说人物都不一样的形象,这给人一种错觉,以为默索尔是当代才有的人物,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默索尔是一个永恒的人物,所以我读陌生人,我一点不觉得陌生。曾经有一个人问我,写小说应该如何塑造人物,我说,我不知道,我没有这个能力去塑造,只是试图去发现去了解人物,我相信还有很多全新的没有被描写过的人物是被埋没了。

  我再讲一下这个异质里面的具体内涵,我用八个字稍微总结一下:“多元互动,和而不同。”就是说不同的艺术风格都要存在,不要不共戴天,要彼此互相影响,互相促进。你如果认为自己在什么观点上和别人有所不同,那你就应该去强化它,发展它。

现实主义与“巫性”写作

高上兴

高上兴

高上兴

  高上兴,男,1990年生于浙江丽水。鲁迅文学院第34届高研班学员、浙江省作协“新荷计划”人才库作家。作品见于《文艺报》《西湖》《延安文学》《浙江作家》等报刊杂志。

  作家这个职业和古时候的巫,在一定程度上是相似的。两者都必须要面对天地人,要在在观察和思考中为人群带去智慧,要成为人群中的精神支柱和灵魂导师,要鼓舞着人群勇敢地去面对天灾人祸。

  古人说文章是“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又说“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提倡“文以载道”等,都是从巫的角度去谈的,是把作家这个职业看成巫的延续。

  作为巫的延续,作家的写作也必须面对现实生活,要尽可能在贴近现实中发现和选择素材,同时又通过对素材的书写,将生活背后的意味传达给读者。当作家越能逼近现实的真相,越能塑造出典型的文学形象,越能够够启迪和感染读者,就越能受到读者的尊敬。

  然而,正如巫并不天生崇高一样,作家也并不是天生就是崇高的。巫可以用自己的知识、经验与体悟安抚人心、促进文明,也可以借着天地鬼神的名义招摇撞骗。

  作家也是。写作者只有深刻把握现实,运用好自己的知识、经验和体悟,安抚人心、促进文明,才能在书写中摆正自己的位置,避免堕落到借着文学名义招摇撞骗的境地里去。

  不幸的是,正如上古时期巫没有办法把握为什么太阳东升西落一样,今天我们面对纷繁复杂的生活,同样的难以把握的。事实上,没有一代人是可以轻易把握住他所面对的现实。

  用自己的知识、经验与体悟,去与难以把握的现实进行搏斗,搏斗中的胜利和失败一起,构成了现实主义的魅力所在。所以里尔克告诫我们说,哪有什么胜利可言,挺住意味着一切。卡夫卡则说,离开并向前走,就是达到目标的唯一方法。这两位,一个被称为存在主义的诗性源头,一个被称为现代主义的先驱,其实根基还是现实主义。

  面对新的困境,面对人生的痛苦而慌了手脚,并歇斯底里地尖叫,只顾自己抱头鼠窜,在“巫性”作家这里,这是不被允许的。因为巫是沟通天地的,是祛魅和启蒙的,是安抚人心的,这是他的责任。

  在新时代继承和发展现实主义传统,我认为,就是要更多保留写作中的“巫性”,重新确立写作的责任感和崇高感。

  具体来说,有三点是当务之急。

  其一,是对民族经典有回望、学习的责任,我们要在对自己民族经典的回望与领悟中,安放自己的写作主体,确立现实主义写作的根基。只有现实主义的根系足够发达,那些形形色色的观念和手法,才不会是理解的障碍和奉行的圭臬,我们的写作才能充满元气和能量。

  其二,是对日常生活要足够尊重,对活着要足够珍惜。过去两个世纪,我们有太多草率的死亡,今天我们好不容易可以不用草率地死掉,我们有责任珍惜这一切,有责任去书写那些有缺点但却健康的人,有责任去心平气和地讲述活着的故事。

  其三,是在基于现实的书写中,要有一种搏斗感。一些真正的巫,在面对人群的痛苦时,甚至会赌上自己的性命。过去一些作家一辈子就写一本书,这是把自己赌上去了。今天的写作当然可以有多种选择,但那种真诚面对写作的搏斗感,多少可以让我们对自我矮化、自我丑化的书写保持警惕之心,从而寻找到一种崇高感。

新时代现实主义文学传统的继承与发扬

——我的一点浅见

惠潮

惠潮

惠潮

  惠潮,陕西安塞人。鲁迅文学院第34届高研班学员。2006年开始写作,已出版长篇小说《南庄的困惑》《盲谷》,发表中短篇小说若干。

  前几天我就开始想这方面的问题,到现在都没有想出多少有价值的东西,深感慌愧。

  我想这个话题放在山西来探讨是必然的,让一个陕西作者发言也是有意识的,因为提起中国当代现实主义文学,就不能不提起山西的赵树理,陕西的柳青、路遥等等。他们和他们的作品,让现实主义文学当仁不让地站在了时代的前沿。

  一条大河波浪宽,一曲脍炙人口的民歌《走西口》,能瞬间把我们带回到那个年代,以及那个年代两地走西口者的辛酸苦辣。这些,无疑都属于现实主义文学关注和表达的范畴。

  以我自身写作为例,我是快三十岁时候开始写作的,写了一两篇有点青春色彩的小说之后,随即就开始了传统意义上的乡土题材的写作。十年后的今天,我逐渐被认为是现实主义文学的写作者,这让我很是惊讶。不过回想一下,也就不难理解了,这和我生长的土地有关系,和我的农村出身,农民后代的身份有关系。

  从我的记忆开始,故乡历经三十年时代变迁。我印象中的人,有的死了,有的发达了,有的落魄了,时代和特定时代下人们生存的状况,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都值得我们用现实主义文学的表达方式去记录。于是,我自觉主动地参与其中,设身处地记录他们曾经的苦痛与屈辱,喜悦和荣光。从这个角度讲,正是现实主义文学的表达方式派上了用场。我相信,只要写作者内心产生时代的疼痛,现实主义文学的继承与发扬,就是事实而不是空话,更不需要担心它延续下去的可能性以及合理性。唯一需要跟进的,是现实主义文学的表达方式在当下的新意和突破。用新的现实主义文学的表达方式与当下的气场呼应,对接,融合,在多数人被新媒体裹挟的状况下,或许是现实主义文学的表达方式在今后的一个相对智慧的办法。

  从巴尔扎克、托尔斯泰、曹雪芹,鲁迅……现实主义文学的巨大光芒一直在普照着文学大地。现实主义文学的前辈大师们给我们树立了标杆。今天我们该怎么做,做得更好,这不光是探讨的问题,更需要勇于实践,让实践的成果来证明现实主义文学传统在今天和今后的意义以及价值。

  我讲得不好,也可能不对,大家见谅,谢谢!

现实主义文学视频

9 美国现实主义文学

相关问答

问:批判现实主义文学和现实主义文学有什么关系和区别

答:就西欧说,现实主义是从文艺复兴到十九世纪这一特定历史时期形成的一种文艺思潮和创作方法,也是西欧资产阶级登上历史舞台以及确立政治统治时期出现的一种文学现象。
作为文学的一个专门术语,现实主义最早出现在十八世纪德国的剧作家席勒的理论著作中。但是,"现实主义"作为一种文艺思潮、文学流泥和创作方法的名称广则首先出现于法国文坛.法语中的Realisme一词,来源于拉丁文Realistas(现实,实际)。现实主义名称的出现和这种文艺思潮的存在完全是两码事。在法国,现实主义之称始于十九世纪五十年代。最初,由法国小说家商弗洛利(1821--1599)用现实主义当作表现艺术新样式的名词,他于1850年在《艺术中的现实主义》一文中,初次用这个术语作为批判现实主义文学艺术的标志。其 后,法国画家库尔贝(1819--1877)在绘画上提倡现实主义。

问: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的基本特征是什么?

答: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的形成及基本特征
1.产生
现实主义文学是西欧资本主义制度确立和发展的产物。
自然科学与哲学从另一种角度促进了现实主义文学的产生。
2、思想特征首先,现实主义文学把文学作为分析与研究社会的手段,为人们提供了特定时代丰富多彩的社会历史画面,具有很高的认识价值。
其次,现实主义以人道主义思想为武器,深刻地揭露与批判社会的黑暗,同情下层人民的苦难,提倡社会改良。
第三,现实主义文学普遍关心社会文明发展进程中人的生存处境问题,表现出作家们对人的命运与前途的深切关怀。
3、艺术特征
首先,现实主义文学追求艺术的真实模式,强调客观真实地反映生活。其次,现实主义文学重视人与社会环境的关系的描写,塑造典型环境中的典型性格.第三,现实主义文学具有内倾性和外倾性两种倾向。第四,现实主义以叙事文学为主,小说创作特别是长篇小说走向了成熟与繁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