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本文(《“一间不属于自己的房间”——文学与艺术跨界研讨会》)由来自浏阳的读者投稿,并经由本站(飞信文学网)结合主题:不属于十七年文学,收集整理了众多资料而成。主要记述了艺术家,董大为,林科等方面的信息。相信从本文您一定可以获得自己所需要的!

时间:2014621日,17:002000

地点:空间站

学术主持:付晓东、周嘉宁

文学家:楚尘、秦俟全、远子、赵志明

艺术家:董大为、范西、高洁、林科、孙少坤、叶甫纳

(由于篇幅限制,以下人名均用简称)

编辑:空间站

一、“俗文化”与“雅文化”的审美趣味

付晓东(以下简称“付”):

付晓东(以下简称“付”):我觉得这次机会比较难得,因为高洁、董大为、林科他们也会进行一些文学创作,有很多艺术家业余时间也写小说、诗歌,有大量的阅读,用文字表达他们的创意。我不知道你们私下会不会和文学家交流?

周嘉宁(以下简称“周”): 我们的读者圈接触当代艺术可能比较少,但是好多人都会对董大为房间的作品有印象,和卡夫卡的结合,会有切入口可以进入。文学家对哪些作品印象比较深?

秦俟全(以下简称“秦”):

秦俟全(以下简称“秦”): 我印象最深的是高洁的作品,这是一种不公平的关系,这种关系在文学界也有,阅读、写作的时候也有。它可能是一种日常生活的窥视,不一定是直接的窥视。它在心里是这样一种方式来接近角色的,文学作品的形象,然后构建出来,有一种镜像的感觉。还有“渣藏”(梁硕作品)。他的风格和日本的都筑响一有一点像,把大家觉得非常熟悉的日常生活小玩意儿收集起来,给人一种怪怪的美学趣味。我觉得都筑响一看到这个作品时会会心一笑。他是日本艺术家,也是摄影师,他经常很仔细的观察日本的一次性消费产品,从中发现美感。日本长途卡车的司机经常会用一些彩色的东西来装饰自己的卡车,使自己的卡车变成像装满霓虹灯的舞台一样。他很喜欢拍情人旅店,里面有一种非常艳俗的美学,大量使用人造革或者塑料的材质,又很接近人的基本欲望。这个作品我觉得和他的趣味很像。

董大为(以下简称“董”):

董大为(以下简称“董”): 在英文里,表示俗文化审美的单词叫Kitsch。实际上,无论是文学还是艺术,之前都被我们定义为“雅”文化。但现在当代艺术这个领域是把艺术这种高雅的身段给降了下来。现在当代艺术是迎合大众的审美,我们期望被理解,与观众互动。刚才说我们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结构,其实我也思考过,艺术家如何把我们通常定义为俗文化的东西通过我们的工作转化为可以放在殿堂里“雅”的审美对象。

的助手的房间 董大为 装置 2.5x3.5x2.2m2014

K的助手的房间 董大为 装置 2.5x3.5x2.2m2014

K's Assistants' Room, , Installation, 2.5x3.5x2.2m,2014

秦: 这个审美就是暂时的包装,本身就带有理性审美的味道在里面。我想完全不知道这些东西的人在中间看,又会和我们有不一样的效果。

董: 对,他是自觉地从他的角度去观看。他知道自己的知识和文化水平比需求俗文化审美的人要高一些。现在一些艺术家张扬这种对俗文化的接受,进而去转化它。本身这种张力就在于把俗的文化转化成雅的东西。

二、艺术家和文学家对于“空间”的理解和对话——空间的限定性

付: 这个展览我觉得最吸引人的地方是每个艺术家都用各自不同的角度去理解空间。这个角度非常大,而且几乎没有人用相同的角度去理解:比如梁半,他在自己的空间里做监狱饭,这是一种空间的对应关系,也是空间功能性的转换。展览的前言有写到,现在空间对我们的限制非常强。比如你蹲在人行横道上5分钟什么也不干,就会有人来管你。这人可能是警察,可能是大妈,他不会让你在这个应该走路的地方停留5分钟。但是你在私人空间能干什么?在桌子前面、在床上你能干的事也特别有限,你的身体会被空间所限制。厉槟源的作品也是,他有去理发厅里跳舞的作品。这实际上是犯规了,理发厅实际是不可以跳舞的。不管是他在理发厅里跳舞或者是他在工作室里生活,他都把这个空间的功能发生了转化。包括有的私人空间向公共开放。每个人的角度都有非常大的启发性。像林科那个作品,他就把虚拟空间转化为现实空间。在这个虚拟空间里,你可以干任何你想干的事,比如下一场暴雨,控制闪电。陈昕鹏就做了一个庙,把这种公共空间又变成了私人空间。这种公与私的关系错位实际上也特别有意思。

晚餐 梁半 录像 图片 40x60cm 2014

晚餐 梁半 录像 图片 40x60cm 2014

Supper, Liang Ban, Video, Picture, 40x60cm, 2014

赵志明(以下简称“赵”): 我认为一个好的艺术品是能够激发观众无限想象的。董大为作品提到的随从和卡夫卡另外一篇小说《地洞》会在我脑海中激发一些相关的联想。无论是《地洞》里面的小动物还是随从,都被限制在一个非常小的容身之所里。这个容身之所让我想到洞居人时代,人们会躲在不见光线的下面。最近正是世界杯,假设球场是一个敞开式的空间,这里面实际上是有规则的,如果裁判有不对的判罚,双方球员该怎么办?你接受了裁判的同时就要接受他的一些不公正的判罚,当然你也可以反抗,你反抗他就会给你牌。当然,他也有对其他人的规则,比如观众不能进入球场内部,所以,尽管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开放的空间,但是在某段特定的时间内它是密闭的,我们不能进入。其实很多空间都有这种雾里看花的感觉。包括我们现在看艺术家做的空间装置,也有你们的合作在里面。艺术家在进行艺术创作的时候会对观众有一种期待,观众会有一些联想,也有一些反转性、跳跃性的其他影响。艺术品我们可能接触得少,了解不多,但总得来说,它给我带来五彩缤纷的感觉。刚刚董大为的那个房间给我的感想很多。我想到一位日本的黑色幽默作家写了一篇小说《房间》。他讲的是一个中年公司职员的家里突然来了一群很陌生的房客,什么也不说就住进了他的房间,相当于奴役了他一样。一开始占了他的大房间,后来是小房间。慢慢地让他住在卫生间里面,慢慢地让他住在阁楼上面。不停地侵占他的空间,让他完全束手无策。但是他还要去工作,还要装作生活得很好,挣了钱也要买东西给他们吃,他们完全像寄生虫一样寄存在这个人的家里面,他觉得这些人侵占他的空间的时候,他是无力反抗的,而且房间里有个小女孩,他偶尔能偷偷情。所以我们假设这个密闭的空间给我们越来越多的压力,我们还能苟延残喘,从这里面得到一些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能够接受这个空间的一些东西吧。

董: 其实您刚才谈到很多问题,比如空间对我们的限定、外力强行的闯入。实际上卡夫卡的小说里都有写到,很多都是关于限定的。《审判》其实就是主人公在家里的床上被突然闯进来的人带走。从我的角度来说,我做这件作品,促使了我重新从空间的角度去思考卡夫卡的文学——城堡是什么?城堡是坚固的、围合的空间,是防止敌人闯入的。《城堡》的主人公叫“土地测量员K”,而土地测量员是丈量空间的人,城堡请他来丈量空间却不让他进入这个空间。当然这是一个荒谬的东西,卡夫卡所有作品都可以从荒谬的角度理解,但我们也可以从空间的角度理解,他谈到要接受限定的空间,从外部改变这种空间的限定是错误的,在他的小说里谈道,包括他自己也写道——我往自己家走实际上是往我为自己建立的监狱里走。他不害怕明显存在的方盒子对他的限定,他认为空间的无限性和有限性本身就是不可能被打破的一种对立关系。

赵: 我觉得中国文化在空间方面,有时候探讨得很深。我们经常会想中国的神话故事里,喝酒的时候道士拿个东西在那个松软的土地上一画,空间就出来了,有人吹拉弹唱,很奇怪。

董: 我特别喜欢看卡夫卡。从空间的角度考虑,他是一个犹太人,犹太人是没有自己的土地也没有自己的空间的,他们在欧亚的版图上四处游荡。卡夫卡的很多作品都是和这种背景有关,我最大的感受是我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除了荒谬的角度,从空间的角度来谈论卡夫卡。我就突然想,“饥饿艺术家”(卡夫卡的一篇小说)是什么?他在笼子里,出不去,饥饿就是胃的空间在萎缩。他有很多东西在讲你出不去的空间,比如城堡是出不去的,笼子也是出不去的。从这个角度讲的话,空间成为了他的作品的一个主题。

高洁(以下简称“高”):

高洁(以下简称“高”): 我的作品做的是“解构”艺术家工作室这个概念。首先我认为,我们对每个概念都有一些预设的条件,如果不符合这些条件,我们就无法辨识这个空间。让我们来看看什么是一个“艺术家的工作室”的必须条件?这是一个室内空间,一般的室内空间都是被设定成矩形的,我们都预设一个室内空间有4面墙,这种类型的空间,就有了四个面,四个角度,我们便预设我们可以从这四个角度去观察这个房间。于是我架设了4个不同角度的同一个室内空间,还有许多符合预设的细节,什么是你想看到的,什么是你们带着预判来看的,当你们看这个“艺术家的工作室”空间,都会把所有的观察往自己的预设去靠拢,只有符合它的,符合你们给予它的设定,你们才能对应到这个概念的存在,才能认知,否则就无法解读。就算阅读到一些偏差,但我们只能忽略掉,继续去观测其它的条件,尽量让它符合原先的设定,所以就算有所不同,最终我们依旧在自己的框架内。这些预设有:比如艺术家,模特,画布什么的,并且我让这个微缩的模型艺术家和裸模在做爱,这个行为也符合你们的预设,这些都是最符合你们所预判的,你们想看到的“艺术家工作室”。

这是一个陷阱,让你们顺理成章,而我让你们看到这个符合你们预设的工作室的时候,让你们看到自己作为观测者的同时也存在这个概念中。当你们在看这几个小工作室的时候,同时被投映在他的屏幕上。你们看见自己进入这个系统中,作为观测者观测到自己。这是一个循环,一共四个摄像头,一个是朝上的,一个拍摄你的一个细节(脚),一个斜着向下拍摄你的远景,一个拍摄大屏幕中你的影像,也投影出来一共四个监控影像,我们也用四个角度看到了作为观测者的自己。就像我们在思考阅读这个概念,我们都是从自己的误读出发,去寻求新的误读,而我把这些组合在一起,这个概念是一个闭合的循环误读。这件作品就是解构了的“艺术家工作室”这个概念,而从头到尾在这个概念里,艺术家本人却都是缺席的。

【不属于十七年文学】“一间不属于自己的房间”——文学与艺术跨界研讨会

图片

解构No.11 高洁 “艺术家工作室”综合材料 可变尺寸 2014

Gao Jie,Deconstruction No.11 “An Artist’s Studio”,SyntheticMaterials, flexible size,2014

三、“空间”的副产品——梦境和偷窥

赵: 高洁这个作品里所提到的这个欲望,和阿兰·罗伯-格里耶的一篇小说很像。他作品中的主人也是把自己从这个场景中支出来,有点像梦境一样,你又在里面,你又在看你的梦。你作为梦的主角,你又在外面。

高: 实际上我们来看艺术家这个概念的时候,因为是“艺术家工作室”我们便需要提到“艺术家”。很多时候,当别人来介绍我的时候,说这是个“艺术家”,我直接的反应是想回应他:“你才是艺术家,你全家都是艺术家。”很尴尬的状态。来看工作室呢,也是一种偷窥的状态,很厌倦。就是自己作为一个艺术家来让别人看,所以我把自己摘出来,其实你们看到你们想看到的,而实际上我并不重要,就算面对,你们也只会看到你们想看到的。

秦: 有个节目叫做《海上书房》,做了很多年了,采访一些上海藏书比较有特色的人,做成一个明星栏目了。让我想到刚刚高洁说的,你可能有点烦大家对于艺术家创作空间的一个固定想法。其实我们对书房也有一些,包括我这次看鲤杂志,稍微有点倦。把这个人Photoshop到另外一位作家的空间里,也没什么违和感,你可以翻得很快。

付: 还有的艺术家的作品,也涉及梦境和偷窥的主题,比如一进门看到的叶甫纳的作品。

叶甫纳(以下简称“叶”): 我要表达的一部分是一种偷窥狂和暴露狂的状态。一方面工作室是一个私人空间,一方面他又是想被展示给人看的,作为来参观工作室的人,持有的是一个偷窥者的心态,想从中发现艺术家私人隐秘的真实;而被看的人是一个暴露者的状态,即想要隐藏,又渴望展示。所以我把工作室的一部分做成绿屏,请周围的一些朋友在那随意的表演,奇怪的是只要营造一个这样的场所,人一旦穿上戏服,带上假发,就会肆无忌惮起来,展现出自己的表演欲。绿色作为被挖掉的部分,被置换为各式各样的空间,这个空间是被我挖掉的,是空的不存在的,这方面我觉得和高洁所说的表达被窥视的感觉有点相似。

“一间有想法的房间”  叶甫纳 录像  2014

“一间有想法的房间”  叶甫纳 录像  2014

“一间有想法的房间” 叶甫纳 录像 2014

Ye Funa, A Room of My Thought, Video, 2014

赵: 纹理是怎么选择的呢?

叶: 后面纹理是随机选择的,有的是风景,有的是星空,一部分是代表想象力;一部分是表现一个人在工作室那种孤独、独立的状态。挖掉的那部分不一定光是背景,有时候是人或者物件。

赵: 这个空间是你特制的空间吗?是以工作室为原型吗?

叶: 对,我把我的工作室改造了,本来是小区里一个很小的屋子,但空高很高,我就改成了一个小影棚。

四、“空间”是想象和观念的延伸——空间的无限性

赵: 我以前做出版的时候,很多人喜欢看到马尔克斯这些大作家书房的情景,这让我感到很奇怪。第一,一个人不管他的藏书有多少,他不可能全看完。第二,你看到的收藏的场景不是我们想看到的,我们可能想看到的是一个作家,比如说海明威喜欢在宾馆里写作。这种描述性的感觉是我们能够接受的,但如果让海明威坐在一个书架后面,他的写作和艺术家的创作是完全两码事,创作的是一个密闭的很多人进不去的空间,可能观众有这种窥探的奢望。假设一个人给你一个机会,去过国王的生活,这产生了一种身份的置换,你过的可能不是国王的生活,可能是你想象中国王的生活。

付: 林科那个作品,也有他对工作室比较特殊的理解。

林科(以下简称“林”):

林科(以下简称“林”): 我有一些朋友是写作者,我会跟他聊天,有时候我们会聊一些作品的方案或者关于艺术家的工作,在跟他的对谈里面,他完全可以把那些方案写到小说里。但同样一个方案,我不一定会把他做成作品,整个聊天通过文学的方式,可以被他写进小说里,这已经是一个作品。那个作家就像一个艺术家,做的作品也是不一样的,在他的范畴里他会做出怎样不同的决定,我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

闪电 林科 电脑录屏视频 2014

闪电 林科 电脑录屏视频 2014

Lightning, Lin Ke, Screen recorded video, 2014

赵: 我看到林科的作品时,我那个联想很简单,想到蔡明亮的一个电影,天空,开始放歌,最后那个影片忽然停下了,我不知道你们是否看过这个作品,在讲台北人孤独的故事,在一个很嘈杂的环境里面,突然那个故事讲完就停了。

林: 它不是一个表演。我在录制这个作品的时候,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只有一个可以表述的想法。我原来有一个Studio,里面有一台电脑。电脑里所有的文件图片文字都是有构架的资料。现在我没有一个属于我的工作室,电脑就是我的工作空间。我也写过一段文字,关于一张网络图片,我看到这张图片我就明白了它所有内容,于是我把它另存到我的电脑上,这张图片是如何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它的根是什么、怎么断根的,作品介绍里面都有提到。我等待闪电的到来,天空也会快速转变,它们都变成一个我的面孔在那。

远子: 关于房间,我想到的通常都是压抑和恐惧,如果这个房间太小的话;如果太大的话会觉得很孤独很恐惧,像很多恐怖片都会在大空间里拍,因为会给人一种渺小无助的感觉。这是一方面,从时间的角度来看,我通常感到这样一种恐惧,以这个房间为例,从这个房间诞生之日起,包括装修工人,不断地有人进来和出去,有人在这里吵架,做爱,也可能发生过谋杀案,但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只能看到此时此刻的情景,这给人一种没办法抓住这个世界的挫败感,你也不知道这个房间昨天发生过什么,明天会发生什么,很无力。如果我想写一个空间的话,应该会想传达这样一种感受。孙少坤的作品,有很多塑料袋的那个,给我一种非常直观的审美刺激。在很多时间上发生的不同事件,如果你把它们全部放进一个房间里,你会看到这个房间挤满了人,各种各样的事情,有出生也有死亡。就像塑料袋一样充斥在这个空间里面,给你一种特别压抑的感觉,你特别想逃离这样一个地方,但你又没办法逃离,因为没办法永远生活在野外,这点特别矛盾。

孙少坤: 我的作品有三个层次的表达。一:向内的,在那里你也会产生强悍之孤独感的愉悦。二:有关女性社群关系的体验,三:有关斯德哥尔摩综合症问题的显现,这里是关于政治层面的。我的空间是朋友租的房子,这个房子跟我有过关系。两年前我在那儿住过三年。在实施过程中,朋友老家的哥哥带女儿来看病,5岁的女孩得了白血病,一家人沉浸在沉寂平静的痛苦里,小孩知道自己要死了,但是很坚强,仍快乐饱满,在这个过程中她一直帮我做事情,她也兴奋的在防震袋里蹦跳,她为我的作品注入了关于死亡与生命的意义。这个是我喜爱的创作方式,无为而治,顺应自然的安排。欧洲有一个民族,他们的风俗,是每织一条毯子,都要故意错失几针,因为他们信奉只有上帝是完美的,你要顺应冥冥之中的安排,自然而至的安排。我就让她来帮我做,她的资料我暂时没有放进来,我特别遗憾这个小孩第二天走了,因为她看完病就要回老家,本想邀请她进来玩儿的,她必将是喜悦的。但对于我,生活在这个屋子里,你会感觉到烦扰,很多东西,却又是空茫的。当然我想表达的不单单是压迫和空间。我理解空间,即是空之间,空是最主要的内容。防震袋本身有意义,安全与危险的特征——将空气外化,给予空茫以体状。这里还有社会以及政治层面的意义,为什么叫端倪,端倪就是初始的症候,刚刚有变化,你还抓不到发展的指向,悬而未决的初端,又在安全之内,似乎又在危险之间。不过快乐总是有的,我把衣服垃圾杂物夹在空茫之间,也有超然的体验。最后,我用筷子扎破这些有状的空茫,一直在扎。过程中有一段心理变化,在开始破坏的时候,两个朋友在外面畏惧地看着我,他们以为我是愤怒,但其实我后期特别舒爽,愤怒到了极点可能是兴奋,快乐到了极点可能转化为愤怒。我把空的东西外化,它就转向内的发展了。

范西:

范西: 我想谈一谈前面提到的写作与做艺术的区别。我一直觉得文字极具魅力,很抽象。它用的是现实的名词跟数据结果,可以营造出一个不可能存在的抽象空间,没有限制。读者在角色中扮演的是合伙人,可以把这层抽象放大,想象,描摹出来。在抽象面前,每个人都有想象,这完成了描述中一种无限的可能性。如果是艺术家去“做一个空间”,面对相同的现实材料,结果就会折半,观众对于摆在面前的实物,就很难脱离这个“答案”去想象,这个“答案”就是它的局限。我倒觉得林科那个用葡萄气味来描述的空间是一个特别真实的空间。说到作品,刚开始我最感兴趣的是展览中提到的公共空间跟私人空间的关系,真正意义上的私人空间是不存在的。就像我自己的工作室,在计划这次作品的时候发现:虽然待了差不多五年,但那里基本上只具备工作属性,它是开放的,一点都不私人。这点让我很意外,所以打算给它加点私人的料,想着种些草,很简单的想法,我本身很喜欢植物,很有生命力。我就想把地面凿开,留一块纯属私人的空间,因为之前留意到水留在地面如果不擦干,第二天有水的地表就会下陷,所以地面应该很薄。但过程中发现它还是被规划好,比我想象中要坚硬得多,是模式化的公共空间,包括规格的设定,就像房子必须是什么样的。说得严重点,是一个政治权利的空间,很难去打破。而个人私欲的想象在面对既定的规范面前很无力。数小时的机械重复中,甚至显得有点可笑,最后“种草”已经不是主体,而是加重了我的怀疑。

种草 范西 录像 2014

种草 范西 录像 2014

种草 范西 录像 2014

Growing Grass, Fan Xi,Video, 2014

更多作品:

“黑屋黑画” 赵赵 行为图片50x50cmx3 2014

Painting Black in Dark, Zhao Zhao, Photography,50x50 cmx3,2014

渣庙 陈昕鹏 木质 160x300x280cm 2014

Chen Xinpeng, The Temple of Dreg, Wood,160x300x280cm, 2014

一房子欲望 窦卜 录像 2014

A Full House of Appetencies, Dou Bu, Video, 2014

端倪之间 孙少坤 视频和图片 2014.6

In the Middle, Sun Shaokun, Video and picture,June.2014

我的画廊:郭强个展“海归派” 何迟 海报 录像 2014

I Gallery: Returnee Style-Guo Qiang Solo Exhibition,He Chi, Video & Poster, 2014

第六指 贾淳 海报、照片、木板 2014

The Sixth Finger , Jia Chun, poster, Picture, Board,2014

八小时 老木 行为 2014

Lao Mu,8 Hours, Performance, 2014

厉槟源 录像 2014

The Studio Diary,Li Binyuan,Video,2014

一天下午 厉槟源 录像 2011

One Afternoon,Li Binyuan,Video,2011

退却褪去 栾雪雁 化纤布和人造钻石 照片80x120cm(可变) 2014

LuanXueyan, Retreat/Fade,Photography, 80x120cm, 2014

私人空间 王卫 录像 2014

Inner Life,Wang Wei, Video, 2014

形而下的方式 史金淞 2014

The Physical Way, Shi Jinsong, 2014

2014年6月5日 杨光南 录像装置尺寸可变 2014

Yang Guangnan, 2014.6.5, video, 2014

从2014年6月1日起至未来的几年内我将不再有独立的工作室 杨健 照片 80x120 cm 2014

拓展阅读

十七年文学代表作品 《海南文学》2018夏季卷作品之十七:http://www.feixin55.cn/zuopin/70.html

十七年文学的特点:17-18世纪英国文学特点概述:http://www.feixin55.cn/zixun/25.html

十七年文学作品|普通话文学作品范读《作品17号》:http://www.feixin55.cn/zuopin/118.html

相关问答

问:“十七年文学”中文学与政治的关系是什么?

答:  在解放前夕,以作家的世界观即阶级立场和阶级意识,以及对中共领导的革命运动和左翼文学的态度,作家划为革命作家即左翼作家、进步作家(或广泛的中间作家)和反动作家三类(名下有徐中年、朱光替、梁实秋、沈从文、萧乾等)。这种描述划分具有政治权利话语性质,决定了解放后文学阵营的构成和作家的命运。
  毛泽东以文学的政治效用为核心的文艺思想在建国后取得了当然的统治地位非毛泽东的文艺思想必然要受到排斥。
   50、60年代是政治活动和日常生活‚艺术化‛和文学政治化时代,文艺成为‚阶级斗争的晴雨表‛。 在文学批评上,坚持和推行毛泽东政治标准第一,艺术标准第二的原则对文学的评价由政治、文学的权利者来确定,而不是艺术家确定。
   50、60年代的读者实际上是政治和文学权威的虚拟读者,代表的并非读者真正的感受,他们的意愿实际上是政治和文学权力批评者的意愿,这样导致艺术品味、风格一体化。

问:十七年文学的作家作品

答:十七年文学时期也产生了很多艺术成就很高的文学作品,例如:《保卫延安》、《红日》、《林海雪原》、《红旗谱》《青春之歌》、《上海的早晨》、《创业史》、《红岩》、《山乡巨变》、《小城春秋》、《太阳照在桑干河上》、《三里湾》、《茫茫的草原》、《新儿女英雄传》、《苦菜花》、《大波》、《战斗的青春》、《苦斗》、《平原枪声》、《逐鹿中原》、《艳阳天》、《风云初记》、《陶渊明写挽歌》、《改选》等。还涌现出如赵树理、杜鹏程、曲波、柳青、周立波、周而复、魏巍、姚雪垠、刘绍棠等优秀作家,在十七年中老舍、田汉等老作家也奉献了不少好的作品。

问:十七年文学的概念

答:十七年,在浩浩的历史长河中,在中国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历程中,只能算是极短的一瞬间;当它被赋予特指的含义、承担了特殊的历史内容的时候,却再也无法忽略它在文学史上的漫长――即使已经沉淀了半个多世纪,但依然是活化石:那就是共和国成立后的十七年文学中体现的两个方面。
一:那时的文学史上最浓重的一笔就是政治性凌驾在文学性之上,政治运动造成了文学的盲从特征。面对那时的作品,我们几乎能真切的感受到那个时代的政治气息和那个时代人们的某些精神特征,作品被强行要求放进一个形势认可的政治思想和流行的政治倾向。当高昂的革命热情替代了文学的现实创造和诗意境界,自然而然也就产生与这些要求相适应的文学规范。
二:这十几年的历程虽有种种的不足,但在中国文学史上也是占有相当的地位的。在中国近、现、当代文学史上有着较高的艺术成就和丰富的艺术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