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本文(《评委顾建平:40年,我的40篇·讲故事的人》)由来自高碑店的读者投稿,并经由本站(飞信文学网)结合主题:文学类杂志排行,收集整理了众多资料而成。主要记述了文学,小说,讲故事的人,艺术,读书,作家等方面的信息。相信从本文您一定可以获得自己所需要的!

2018收获文学排行榜(第三届)评选即将进入终审。最近以来,微信君为读者逐一介绍本届收获文学排行榜的18位终评委。

为保留悬念,每天揭开一到两张底牌,余下的暂时保密。

我们只能透露,这是一个年龄层次丰富、经验组合多元的评委阵容,他们的共同点是:卓有见识、赤诚率真而阅读深广。我们尤其乐意向您指出,其中有三位是80后青年评论家,还有一位90后小说作者,同时也是一位优秀的图书编辑。我们相信,这个不拘一格的评委阵容会评选出本年度最佳文学作品,也会形成对于文学未来的一种共见。他们将从上百部候选佳作中投票选出2018年度五部长篇小说、五部非虚构作品、十篇中篇小说和十篇短篇小说。

秋日已深,让我们开启收获之页——“让风吹过牧场”。

收获文学排行榜

中篇 - 短篇榜  评委

中篇 - 短篇榜  评委

中篇 - 短篇榜  评委

中篇 - 短篇榜  评委

中篇 - 短篇榜  评委

中篇 - 短篇榜  评委

中篇 - 短篇榜  评委

中篇 - 短篇榜  评委

顾建平  1984-1991年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文学硕士。现任《小说选刊》编辑部主任,编审。著有评论随笔集《无尽藏》等。

40年,我的40篇

40年,我的40篇

文 | 顾建平

文 | 顾建平

“40年,我的40篇”(排名不分先后)

长篇小说

陈忠实 《白鹿原》

张炜《古船》

王安忆《长恨歌》

阿来《尘埃落定》

路遥《平凡的世界》

阎连科《受活》

史铁生《务虚笔记》

古华《芙蓉镇》

李佩甫《羊的门》

刘心武《钟鼓楼》

李洱《石榴树上结樱桃》

贾平凹《废都》

中篇小说

谌容 《人到中年》

王蒙《蝴蝶》

徐星《无主题变奏》

李存葆《高山下的花环》

梁晓声《今夜有暴风雪》

张贤亮《男人的一半是女人》

莫言《红高粱》

刘索拉《你别无选择》

苏童《妻妾成群》

方方《风景》

韩少功《爸爸爸》

王朔《顽主》

张承志《北方的河》

铁凝《没有纽扣的红衬衫》

毕飞宇《玉米》

余华《活着》

格非《隐身衣》

王小波《黄金时代》

陆文夫《美食家》

马原《虚构》

冯骥才《三寸金莲》

短篇小说

蒋子龙《乔厂长上任记》

汪曾祺《受戒》

高晓声《陈奂生上城》

刘震云《塔铺》

张洁《爱,是不能忘记的》

刘恒《狗日的粮食》

卢新华《伤痕》

顾建平

顾建平

旧文新按:

《讲故事的人》是一篇旧作,起因是1991年底看到美国《新闻周刊》上小说家辛格逝世消息的标题,激起我的共鸣,在札记里记下了一段文字。真正成文还是1999年,当时已经算是老编辑,经常被文学爱好者提问“何谓好小说”,于是专门写了一篇文章回答这个问题,实际上只谈了故事对于小说的重要性,至于“好小说之所以好”千字文章哪能说得清?

原文还有这样一段话:“辛格是讲故事的好把式,但不该也不可能是最后终结者,加西亚·马尔克斯正在撰写他的回忆录,标题就是:活着为了讲故事(Vivir Para Contarlo)。”后来整理文章时删掉了。

马尔克斯这本回忆录前几年就由新经典出版了,我还一直没有看到。我对他人的好奇心正在逐渐减弱,即使是我深深敬佩的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

40年,我的40篇

讲故事的人

文 | 顾建平

文 | 顾建平

小说应该以讲故事为本位,这似乎是一种常识。但常识若不经过证实或者证伪,就有被否定、被抛弃的危险。小说发展至今,外延已经无限庞大;而其内涵,虽然定义不一,但去除附加的定语,小说永远有一个核心——故事。

讲故事是人类能够运用语言传情达意以来最基本的语言交流活动,故事是人类自身历史和人类想象力的载体。现代西方结构主义人类学家把人类流传下来的史前故事作为具有象征结构的文本作精细研究,其结论已具有泛文化的意义。但故事本身,不论是口口相传的集体创作还是别出心裁的个人创作,不论是对真实生活的叙述还是对鬼怪神异的虚拟,它在起源上都具有群众性、情节性等特征。

无论在中国还是欧洲,小说都是在近代市民社会诞生并逐渐成型的文学体裁。在十八、十九、二十世纪,小说是世界文学的最大种类,它在近代社会的意义和价值不容低估。但小说发展至今,经历了十个世纪,从传奇故事到古典主义到浪漫主义到现实主义到现代主义,再到相对平静没有流派和主义之争的今日,它的核心元素,即它的必要的但并不充分的存在条件,仍然是故事。

学院式的争论并不能动摇读者的朴素观念,小说以讲好故事为基本职责,否则就不能称为小说和小说家。现代批评家对畅销书作家不加鉴别的全盘否定是脱离大众自鸣清高的做法。英国作家毛姆(W.S.Maugham)的小说当年深受读者欢迎,他的讲故事的才能时人无出其右。他也因此遭受学院派批评家的攻击,一些批评家(比如Edmund Wilson)甚至称他为“二流作家”。学识广博、敏感自尊的毛姆对这些近乎羞辱式的批评耿耿于怀,但他从未改变自己的小说风格以讨好批评界。他晚年有一段表露心迹的话,向读者说明了他作为小说家的立场:

除了是一个讲故事的人,我从不把自己伪装成其他什么人。讲故事使我愉快,我讲了许多故事。对于我来说,不幸的是,仅仅为了讲故事而讲故事是为知识界不喜欢的一种活动。我努力以谅解的心情来承受我的不幸。(《环境的产物·序言》)

毛姆离开人间已经三十余年,他的小说和随笔依旧畅销依旧深受读者喜爱,他的话剧仍然不时上演。毛姆在文学史、教科书中尚未占有足够的篇幅,但他已被不持成见、诚实公正的学者、批评家和作家推许为二十世纪小说艺术的大师。

意味深长的是,1991年秋天小说家I.B.辛格逝世,美国《时代》周刊载文纪念,作者感叹:世上最后一位讲故事的人(TaleTeller)走了。辛格确实是一位讲故事的高手,作品多产且高质量,并于1978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至于辛格是不是最后一位合格的讲故事的人,这涉及“故事”和“讲故事的人”的定义问题,也涉及对辛格作品的具体评价,作者没有明确阐释,本文限于篇幅也难以作深入探讨,但美国传媒这样的说法,则传达出美国公众——包括学者、批评家和普通读者——对于当今小说的普遍失望。传统小说的部分功能,如教育功能、娱乐功能、信息功能等,已经被电影、电视等媒体所取代,小说最初也是最主要的特长即讲故事的能力,也正在萎缩。小说家如果不把讲故事作为一门艺术来看待,小说的领地将所剩无几,小说存在的价值也将受到质疑。

确立故事对于小说的重要性,有助于鉴别并清除文学常识中一些似是而非的名词。新时期中国文学发展过程中,“散文化小说”、“诗化小说”一度备受推崇,甚至出现“绝句体小说”这样的极端提法。如果把散文定义为韵文之外的文学作品,那么小说无疑也属于散文范畴,“散文化小说”则是自我重复的无效名词,这种提法毫无意义。在具体论述中,“散文化小说”(或“散文体小说”)主要指那些故事情节性不强,与狭义散文中的记叙文相似,文笔优美,讲究文字韵味的小说。作为对某些作家的某些小说风格的概括,这种说法未尝不能成立。但这种风格的作品不能成为小说作品中的主体,更不能成为小说家追求的风尚。

汪曾祺是当代中国的小说名家,更是一位散文大家。丰富的学识,深湛的艺术素养,散淡的性格,使他的散文随笔深得中国文学的精髓,成为文人随笔的典范。新时期文学之初,汪曾祺的小说因为这种鲜明的个人风格而深受读者喜爱。他这一时期的名作,如《受戒》、《大淖记事》等,除了文笔简净富于韵味,新颖的故事和巧妙的叙事方法是作品成功的主要因素。但他晚年的一些小说,如短篇《露水》、《三姨娘》等,情节松散缺乏张力,故事几乎没有起伏,语言的运用集中于营造氛围,而故事的意义似有若无极不明朗,难以称之为成功的作品。汪先生曾有一句夫子自道:“我的气质,大概是一个通俗抒情诗人,我永远只是一个小品作家。”(《晚翠文谈·自序》)虽有自谦成分,但也的确概括了他的文学气质。在小说创作中,这种个人气质发挥适当,便能独树一帜别具一格;反之,控制不当,任之随意流露,则会偏离小说的文体正轨,产生相对低质的作品。

没有故事——此处指虚构的故事,新闻故事、市井轶闻另当别论——不成其为小说,但小说在故事之外,还需要其他元素的配合,如人物塑造、语言节奏等,故事只是小说的必要条件,而不是充分条件。故事讲完了,通过语言、通过人物塑造,读者接受了这个故事,并领略到故事蕴含的令人耳目一新的意味,才能称之为好小说。英国视觉艺术评论家克莱夫·贝尔有一个著名的命题:艺术乃是有意味的形式。我们不妨套用来说明小说与故事的关系,即:小说乃虚构的有意味的故事。中国古代文论中的“言外之意”、“象外之象”等说法,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1999.1

顾建平著作

顾建平著作

2019《收获》征订

2019《收获》征订

1

邮局订阅,征订代码4-7

请至当地邮局窗口或者当地邮局微商城,订阅《收获》双月刊,全年6册,每册25元,单月15日出版,总价150元。邮局收款并投递。代码4-7。

2

《收获》微店订阅双月刊及长篇专号

从《收获》微信公号底部导航条,或者识别《收获》微店二维码,进入《收获》微店,可订阅2019《收获》双月刊6本,单册25元,总价150元;可订阅2019《收获》长篇专号4卷(春卷、夏卷、秋卷、冬卷),厚达400页,单册35元,总价140元。全年订单包邮。

《收获》微店收款,快递发送。微店同时可购买往期和当期杂志及合订本。

3

《收获》发行部可邮购

《收获》发行部可邮购

《收获》发行部可邮购

2017收获文学排行榜作品选(中篇卷+短篇卷)微店八折包邮。两册70元。

拓展阅读

文学杂志排名,首届“《中国比较文学》杂志优秀学术论文双年奖”揭晓,我院杨莉馨教授获奖:http://www.feixin55.cn/zixun/26.html

有什么还可以的报刊杂志值得订阅?【方从哲吧】:https://tieba.baidu.com/p/4862674564?red_tag=0470673603

全国儿童杂志订阅排行榜:https://www.sohu.com/a/165065744_267969

中国国内销量最好的杂志排行榜:http://www.sohu.com/a/198468135_267969

相关问答

问:推荐一下国内比较有水平的文学类杂志?

答:1、《收获》:纯正、独立;偶尔会跟点风,比如,“像卫慧那样疯狂”。
2、《十月》:老牌刊物,有自己的风格和追求。
3、《山花》:艺术、大气、先锋,不拘一格,“慧眼识珠”。
4、《小说界》:有好看的东西,比如:“品中国文人”系列;有时可以与《收获》相媲美。主编魏心宏很会办刊物。
5、《天涯》:思想、文学、在民间。
6、《花城》:南方文学杂志的翘楚。
7、《滇池》:边陲但不边远。主编张庆国是个非常有想法的人,也是很懂小说。
8、《福建文学》:闽南文学的一朵奇葩。
9、《山东文学》:齐鲁大地文学主心骨。
10、《散文》:散文界最好的刊物,不媚俗,不傲气,始终如一。
收获 十月 小说月报
这些都是纯文学的

问:有什么好看的文学类杂志,推荐一下。

答:符合您要求的杂志有《萌芽》、《花火》、《最小说》
《萌芽》里的文章(短篇小说)是该杂志社的主编从数十万份来稿中挑选的,每篇文章的布局、风格都不同,文章的类型也各异,文笔优美,除了一些《萌芽》的签约写手,还有一些像金国栋,辜妤洁这样的“常客”外,其余的作品大部分出于新人之手,即使如此,他们的作品也毫不逊色于前者,总体来说,《萌芽》中的文章视角独特,题材新颖,亮点颇多。
《花火》,典型的青春校园文学类杂志,里面的文章(短篇小说)大多取材于校园爱情故事,文笔优美。但个人觉得同类型的多部短篇小说一齐出现在同一本书上,难免会产生审美疲劳。
《最小说》,由郭敬明、笛安、落落三人为主编的文学类杂志。里面除了连载出版社中签约写手的文学作品,还会刊登一些优秀的来稿。所刊作品中小四、落落、云鹤(薛彬)等人的作品最为出彩。刊登的作品,风格独特,内容丰富,深受读者欢迎。
除了,以上三种杂志外,您还可以读一下“新概念作文大赛”的作品集------《盛开》系列。《盛开》收录了历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优秀获奖作品,与以上三种杂志所刊作品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相信能满足您的需要。